【谭赵】奉子成婚(23)洪季肉

墨色琉璃:

(23)


洪少秋和季白一起出任务回来,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淋得透湿。


任务需要,他们开了一辆破车,漏雨,雨刷是坏的,视线一片模糊。洪少秋觉得自己能把这辆老牛破车开回来就是个奇迹。


他没有回警局,而是开到季白家楼下。虽然路确实近,但是却不顺路,他故意开过来,是有别的心思——大雨冲刷之后,季白的Alpha信息素的气味消失殆尽,他原本的Omega气味开始若隐若现。


上次混乱的告白,只换来一个气息混乱的吻,他还没来得及等季白正式答复,就有队友回来休息,然后就再也没有机会。


后来的交流,也只在几次一起行动的时候,季白非常简明扼要的解释了伪装身份的事,洪少秋理解为他接受了自己的表白,可是接下来呢?接下来一点进展也没有。


今天晚上,洪少秋打算给自己创造机会。


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到你家了。”洪少秋说,故意抹了一把满脸的雨水,暗示自己被淋湿的处境。季白瞥他一眼,想了想说:“去我家洗个澡换换衣服?”洪少秋觉得应当矜持一些,于是说:“不用了吧。”紧接着就打了个喷嚏。


季白鄙夷的看他一眼,从鼻子里哼一声说:“得了,别摆架子了,真要病了,你的病假我可不批。”洪少秋说:“哎?我好像是你的上级单位吧。”季白微微一笑:“县官不如现管。”他跳下车说:“走不走,不走算了。”


季白因为是借调,就租了个公寓,不大不小,非常舒适。洪少秋心里感叹家里有钱就是好,季白一进门就去翻出几件衣服丢给他说:“你用外面这个浴室,卧室里还有一间,我去那里洗。”


季白把温度调高,舒舒服服的洗了澡,换上睡衣出来,看见洪少秋早就洗完了,正在客厅东瞅西看,仿佛什么都新鲜。


季白拧起眉头,叉着腰问:“给你的衣服呢?怎么不穿?”洪少秋光着膀子,只在腰里系着浴巾,听他这么说毫无愧意的一笑:“穿不上。”


季白噎了一下。是的,他们两个虽然身高差不多,但是洪少秋的块头比他大,他不太服气的说:“我不知道你比我胖这么多。”洪少秋十分欠扁的咧嘴说:“不是胖,是壮。”


季白沉着脸说:“随便您怎么说,我就问一句,您这是打算裸奔着回去?”“当然不,”洪少秋理所当然的指着一个房间,“我可以住客房不是吗?我都看过地形了。”季白觉得自己可能掉进了一个套里。


他真正确认自己掉进洪少秋的套里,是在准备睡觉的时候,他刚拉开被子,就感受到身后的气息,他全身的细胞都警觉起来,猛地回身,洪少秋站在门口,靠在门框上看他,逆光,表情模糊,可是周身散发出的Alpha信息素却绝不含糊。


洪少秋的信息素带着一种野蛮的原始的粗粝感,季白从来没有这么清晰的感觉到过。平时洪少秋收敛的很好,这也是刑警必备的技能。何况季白都会服用一些药物抵抗Alpha信息素对他的影响,现在,药已经失效,而洪少秋也刻意用信息素对他施压,诱出他的本能反应。


季白的信息素已经不知不觉被诱导出来。季白的信息素并不很甜,更像是植物枝叶的清味,伴着淡淡的花木香。洪少秋闻到,眼神就变了,他往前走了一步,信息素猛兽一样向季白扑去。


季白浑身不易察觉的抖了一下,他立刻绷紧了身体,小腿悄悄靠住床边,竭力不让自己因为腿软而跌坐在床上。洪少秋一步一步朝他走来,悄无声息,像一只捕猎中的野兽,一步步接近自己的猎物。


季白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兴奋起来,本能在蠢蠢欲动,他耗费极大的自制力让自己维持表面的镇定,表面的镇定之下,他几乎一击即溃。


洪少秋在他面前站住,脸对着脸,洪少秋的眼神深不见底,如同此刻房间里翻滚的深不见底的欲望。洪少秋用气声叫了一声:“季白……”


季白猛地向前一步碰上洪少秋的嘴唇。


(老老实实转微博,id“银狐74174”


地址: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67924980712509

评论

热度(510)

  1. 墨色琉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