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庄陈】奉子成婚(8)

墨色琉璃:

(8)


陈亦度毒舌,对朋友倒是没话说,他担心赵启平受欺负,拒绝了庄恕的约会回了家,进门就喊赵启平的名字,赵启平在餐厅应他,他走过去一看就愣住。


赵启平坐在餐桌边,Nick自己一个人乖乖的坐在宝宝椅上,桌上摆着饭菜,Nick正在抓盘子里的意面,吃的满脸酱汁。


“汤来了汤来了。”谭宗明系着围裙从厨房走出来,小心翼翼的端着一盆汤放在餐桌中间,看见陈亦度就笑着说:“陈总来的正是时候,等一下,我去给你拿碗筷,尝尝我的手艺如何?”


他回厨房,陈亦度瞪着眼睛看赵启平:“这是怎么回事?我以为你们两个在打架——我是说在床上那种,谭大鳄怎么系着围裙下厨房了?”


赵启平耸耸肩:“刚开始是差一点打起来,后来Nick醒了,他说要好好表现让我回心转意。”陈亦度挑眉:“哟,不错嘛。我看你确实可以考虑回心转意。”赵启平叹口气说:“表现终究是表现,又不会一直这样下去。”


陈亦度在桌边坐下说:“一次也算,至少我没听说谭大鳄心甘情愿给别人做过饭。”赵启平不接话,反问他:“怎么没跟庄恕过夜?”陈亦度差点呛到,瞪着眼说:“你以为我是你,跟老谭认识不到两个小时就上床?再说庄恕可不是老谭那样的人,对待他要张弛有度以退为进。”赵启平翻了个白眼。


谭宗明拿来碗筷,陈亦度就不说话,专心吃饭,刚才跟庄恕一起吃饭只顾了保持优雅,吃的什么都不知道,现在总算能填饱肚子。


谭宗明坐在赵启平旁边,一个劲儿献殷勤,不停的夹菜。赵启平爱答不理的,看的陈亦度心里好笑,心说“挺能装啊,不知道心里多得意呢”。


小Nick挺稀罕谭宗明,从宝宝椅上爬起来朝着谭宗明啊啊叫,谭宗明开心的把他抱起来,他抓着一根面条往谭宗明嘴里塞,谭宗明躲,他哇哇哭。谭宗明苦着脸看赵启平,赵启平假装没看见,Nick一爪子抓在谭宗明脸上,蹭了一脸酱汁,陈亦度忍笑忍得肚子疼。


赵启平抱过孩子放回宝宝椅,递给谭宗明一张纸巾,谭宗明一脸的受宠若惊,赵启平绷着脸说:”擦脸。” 谭宗明说:“好好。”眼睛看着赵启平,心不在焉的擦错了位置,把干净的那边擦了半天,脏的那边一下也没擦到。


陈亦度实在受不了,推开碗说:“你们吃吧,我先回房间休息了。”谭宗明还客气:“不再吃点?还有汤。”“不了。”陈亦度一边说一边走,上楼梯的时候看见赵启平在给谭宗明擦脸,谭宗明仰着脸,乖得像只大型犬。


陈亦度临睡的时候,听见赵启平上楼的声音,他停了一会儿,约莫着Nick睡下才出来看,赵启平已经换上睡衣,看见他就朝他摆摆手,关上房门跟他出来。


“Nick睡了?”陈亦度小声问,赵启平点点头,两个人走到沙发边坐下,赵启平长长的出了口气。陈亦度打量他说:“我以为你会跟谭宗明走。”赵启平翻个白眼:“怎么可能,我不是说了我不会和他复合。”


陈亦度向前探身:“我就奇了怪了,你怎么就不能和谭大鳄复合?我看谭大鳄对你真挺好的。”赵启平瞥他一眼:“一顿饭就把你收买了?”陈亦度撇嘴:“他做的也就你觉得好吃,我就那么没见识啊就被他收买了?菜只能说凑合,但是有这份心意就难得。”


赵启平专心的揪沙发坐垫上的流苏,陈亦度见他没有要回答的意思,叹了口气,想了想又说:“他如今追你追到这种地步,想来当初感情也是非常好的,我很奇怪他居然没有标记你。”


赵启平的手指停了一下,闷闷的说:“他是想,而且有一次几乎成功了,但是……我不想。”陈亦度歪着头看他:“为什么?难道你一开始就没打算和他长久?”赵启平盯着脚下的羊毛地毯说:“一旦被标记,我就再也离不开他了。”


陈亦度皱眉:“你果然一开始就想过离开。”赵启平看他一眼:“你知道两年前晟煊高层那件有名的绯闻案吗?”陈亦度想了想,哦了一声:“听说是晟煊的副总,和一个三线小明星,小明星想逼宫,叫狗仔跟拍,而且爆出来说她已经被副总标记,结果娱记们一挖,挖出这副总标记了好几个情妇,搞到最后不可收拾。”


赵启平点头:“那个人我认识,老谭带我和他一起吃过饭,他太太我也认识,很好的一个人,说是患难夫妻,只可惜她是个Beta,一直也没怀上孩子。她丈夫就四处标记Omega生了好几个孩子,她似乎也是知道的,只是装聋作哑罢了。”


陈亦度沉默了一下,笑笑说:“人渣哪里都有,不代表谭大鳄也是人渣。”赵启平靠在沙发靠背上,颇有些疲惫的样子:“我们Omega本来就是弱势群体,Alpha可以标记多人,可是我们却只能被一个Alpha标记。”


他看了陈亦度一眼:“你一直没有结婚,跟这也有关系吧。而且,对你来说还有财产分配问题,法律上Omega的财产归标记他的Alpha所有,除非事先有协议。”


陈亦度把一条腿跷到另一条腿上,淡淡的说:“我要是结婚,一定会立一个婚前财产协议。”赵启平点头:“老谭倒是不会觊觎我的财产,但是,他那种地位的人,大都是男女通吃生冷不忌,我们的关系中,无论哪一方面,他都占有绝对优势,我只能维护住最后一点自由。”


陈亦度沉思着说:“可是Alpha和Omega的标记比比皆是,你这样做,其实只是不信任他罢了。”赵启平不作声,陈亦度说:“我听庄恕说你特别能折腾,让谭大鳄焦头烂额。”


赵启平笑了笑:“有时候是无意为之。”陈亦度扬眉:“哦?有时候是故意的?”赵启平不答,反而说:“老谭身边不缺对他温柔体贴唯命是从的人,缺的是让他无法掌控束手无策的人。”


陈亦度看着他,许久,点点头说:“原来你这么爱他。”赵启平沉默了,半晌,苦笑笑说:“是啊。可是尽管如此,我也不想彻底被他控制,等到某一天他有了别人的时候我一点还手之力也没有。”


陈亦度突然问:“你是在晟煊副总出事之后有了这个念头的?”赵启平迟疑了一下,点头说:“算是吧,之前只是没有好好想过,后来我就一直带着随时可以毫不留恋的转身走掉的想法和他相处,直到我发现怀孕了。”


陈亦度叹口气:“你担心他知道你有了他的孩子你就再也走不了了。”赵启平说:“是。他肯定不会放弃孩子,我也就被困住走不了。”


陈亦度想了想,摇摇头:“其实我还是觉得老谭对你是真心的,但是信任这个东西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赵启平瞥他一眼:“你不叫他谭大鳄了?”陈亦度笑,狡黠的挤了挤眼睛:“可是有一点,你为什么要把这些告诉我?你知道我会告诉庄恕,庄恕会告诉谭宗明。”


赵启平不说话,陈亦度慢条斯理的说:“所以,其实你还是对他存有一丝希望,希望他知道你的心思,能让你信任他。”


赵启平皱眉:“老陈,你知不知道有时候你真的聪明的让人讨厌。”陈亦度说:“不聪明你以为我怎么白手起家把DU集团做大的?——另外,什么老陈!我哪点老了?你几几年生的你喊我老陈?”


赵启平不理他,站起身往自己房间走,陈亦度在后面喋喋不休:“什么就老陈了,不要因为你喜欢老男人就看谁都老。我告诉你赵启平,你再这么惹我生气咱们就得算算房租了,明天Nick的保姆就到了,保姆费我们也得算算……”


赵启平砰的关上门。

评论

热度(560)

  1. 墨色琉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