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庄陈】奉子成婚(15)

墨色琉璃:

(15)


赵启平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


他一直在陈亦度面前扮高冷,口口声声“我还没和谭宗明复合”“我是不会轻易复合的”“我才不会随随便便就被他的小伎俩打动”。


然后呢?然后他就随随便便的被标记了?


他想过一辈子不见陈亦度,可是行不通,毕竟他还是会在医院遇到庄恕,庄恕贼着呢,不用闻,瞟一眼就知道他被标记了,然后他一定会告诉陈亦度。


他几乎可以想象的出陈亦度幸灾乐祸的表情,太丢脸了。


他捂着脸趴在床上,是的,标记是个漫长的过程,情热会反复出现,持续72个小时。在这期间他们无法离开彼此,像兔子一样做爱,还好他们在家里,谭宗明给管家打电话,让他定时送来食物和水,他们整整三天都出不了客房门。


等情热退去,他们的精神链接也渐渐构筑完成,他们对彼此的感应异常灵敏,而且产生一种基于本能的占有欲和依赖感。赵启平发现自己连躲避谭宗明都做不到,他本能的不想离开谭宗明的视线,而谭宗明很明显也不允许他离开。


标记最终完成,他们才搬回主卧,赵启平终于见到了儿子。Nick兴高采烈的扑到他怀里,他很多天不见Daddy,非常想念,他很奇怪Daddy明明在家为什么不见他。


赵启平十分愧疚,然后他就听Nick清清楚楚的喊谭宗明:“爸爸!”他瞪着眼睛看谭宗明,谭宗明抱着Nick亲了两口,叫保姆带他去玩,然后手忙脚乱的对着镜子打领带,一边跟赵启平说:“早晚的事嘛。”


赵启平气得翻白眼,看他打领带打得笨手笨脚,干脆过去自己上手。谭宗明伸着脖子,乖乖的任他摆弄,咧着嘴一个劲儿傻笑。赵启平打好了,推了他一把说:“你再这样一脸痴傻晟煊会倒闭的。”谭宗明说:“倒闭了我就来吃赵医生的软饭。”赵启平气乐了,说:“滚滚滚,上班去。我也得上班去了。”


赵启平请了三天病假,但是谁也不傻,他一回来大家就都明白怎么回事了,背地里觊觎他的Alpha和Beta们都哀鸿遍野。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他和谭宗明的事,所以不少人偷偷猜测究竟何方神圣标记了这个最不省心的男性Omega。


早先有人猜庄恕的,因为他们明显比别人亲近,可是赵启平身上的气味和庄恕完全不同,看起来是外人。


赵启平今天坐门诊,他实在受不了同事们的一脸八卦,病人们虽然让他忙碌不堪,倒没有这些鬼心思。可是下班之后,刚回到办公室,庄恕就探过头来。“启平,”他难得一脸笑,看得赵启平后背发凉,“启平,一起吃晚饭吧?一会儿亦度来找我。”


赵启平知道陈亦度想见他,就冷着脸说:“不好意思我得早点回家,Nick等着我呢。”庄恕立刻说:“没关系,带Nick一起吧,亦度挺想他的。”赵启平心说:“呸,他只不过想看我笑话。”于是说:“还得回家接他,太远,不方便,算了,改天吧。”


庄恕颇为惋惜,可也只好作罢。赵启平匆匆换了衣服就去停车场开车,可是好巧不巧的就在停车场迎面遇到陈亦度。他扭头想走,陈亦度眼尖,叫住了他,三步并作两步跑过来,仿佛生怕他逃了。


“启平,启平。”陈亦度叫的异常亲热,满脸带笑,上上下下打量,还夸张的使劲抽抽鼻子。“啧啧,”他说,“果然有谭大鳄的味儿。”


赵启平豁出去了,把脖子一梗说:“怎么着吧?”陈亦度忙摇手:“没怎么着,不怎么着。这不是替你高兴嘛。怎么样,什么时候办事?这个红包我是要送的。”


赵启平气白了脸:“谁说要结婚了?”陈亦度做出一脸惊讶:“标记了还能不结婚?”赵启平彻底爆发了,指着陈亦度的鼻子说:“都因为你!那天我发情期错乱找你帮忙,你撵我走,我才不得不去找谭宗明。不是你我怎么会被标记!我一点准备都没有,我还没想跟他复合,你让我现在怎么办!”


陈亦度这才明白原委,拍了拍胸口说:“原来我还帮了这么大忙啊,得得,足够敲谭大鳄一顿了。——哎哟启平你别打人啊!”


他利索的躲在一边,笑着说:“启平,别生气了,旁观者清,你们总得走到这一步的。不是我替谭大鳄说好话,他是真喜欢你,对你也是真好,你这样疑神疑鬼,错失了他将来才要后悔。”


赵启平不想理他,转身就走,陈亦度在后面叫:“周末一起吃饭怎么样?我想Nick了。”赵启平头也不回说:“喜欢小孩自己生去!”噎得陈亦度上不来气儿。


赵启平回了家,谭宗明固然还没回来,Nick也不在家。他问管家,管家说:“小少爷多日不见您和谭先生,今早匆匆见了一面你们就去上班,他在家哭闹很久。谭先生知道了,就命我们把小少爷送去,现在在公司呢。”


赵启平吃了一惊,连忙问:“谭先生什么时候能回来?”管家说:“正在忙,短时间内恐怕回不来。”赵启平看看表说:“算了,我去接Nick。”管家说:“那我给先生回个电话,您去了也好有人照应。”赵启平点头说:“也好。”


他赶到晟煊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写字楼里灯火通明。一个秘书模样的人迎上来满面带笑的招呼说:“赵先生,谭总还在忙,他让我带您去休息室等着,请随我来。”


赵启平第一次进晟煊的门,以前只是远望过这座高耸入云的大厦,它周身都散发出冰冷的气息,这里是谭宗明的帝国。


赵启平走进去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工作人员来来往往,步履匆匆,连空气似乎都带着紧张的气息。他们穿精良的服装,画精致的妆容,但是忙碌不堪,神色都是冷冷的。


赵启平跟着秘书乘专用电梯上楼,谭宗明的办公室占了整整一层楼,里面划分出很多区域。赵启平远远的看见玻璃墙里,谭宗明在跟几个下属交代事情,一个秘书走过去递给他什么文件,他一边讲着话,一边飞快的浏览一遍,匆匆签上名,又叮嘱了几句,秘书才点头离开。


赵启平远远的看着,小心的收敛自己的气息不让谭宗明发现。谭宗明这个样子是他从没有见过的,严肃,冷峻,一丝不苟。他静静的站着看着,秘书本来请他去休息室,见他不动,不敢打扰,就陪他站着。


谭宗明终于讲完了话,几个下属依次离开,又有秘书走过来不知说了什么,谭宗明点头,做了个走的手势。这时候,一个年轻的女秘书抱着Nick走过来,Nick伸着手让谭宗明抱。谭宗明这才露出笑脸,抱过来亲了亲孩子的小脸,哄了他几句,Nick乖巧的点头。谭宗明又把孩子递给女秘书,交代几句,跟Nick摆了摆手,匆匆走向另一个房间。


赵启平问身边的秘书:“谭总一直都这么忙啊。”秘书笑笑:“这不算什么了,谭总最忙的时候都没有时间吃饭,只在车上备些面包饮料,坐车的时候吃上几口。今天中午,他还算有时间吃一份快餐呢。”


赵启平突然觉得难过,他从来不知道谭宗明的辛苦,就像谭宗明不知道他的压力一样。他们之间讲的最多的是性,然后是情,唯独少了实实在在的生活。


他们之间需要沟通的,不止是感情,还有生活中的各种琐碎的庸常的烟火气的东西,唯有这样,才不只是“谈恋爱”,而是踏踏实实的“过日子”。


他现在可以理解谭宗明对他偶尔的忽视和粗心,也能相信谭宗明对他的用心。看到谭宗明的辛苦,才明白他为讨他欢心付出的代价有多大。如果他们沟通的更多一些,他就更能信任谭宗明,而不是一门心思的胡乱猜测谭宗明对他有几分真心,跟他能走多远。


他抽了一下鼻子,向Nick走去,小家伙正在玩一只皮球,看到他高兴极了,张开手臂跌跌撞撞的扑过来。他抱起Nick亲了亲,对秘书说:“我先带Nick回家,你跟谭总说一声就好。”


秘书说:“谭总说尽快做完工作和你们一起走。”赵启平笑笑说:“不必赶时间,工作要紧,我们在家等他也是一样。”秘书只好点头答应。


谭宗明回到家果然很晚,Nick已经睡了,赵启平迎出来问:“晚饭吃了吗?”谭宗明一边脱外套一边说:“吃了。”赵启平问:“面包?”谭宗明停下来,看他一眼,笑了:“你怎么知道?”赵启平叹口气,指了指餐厅的方向说:“我让厨房做了汤给你留着。”


谭宗明惊讶的看着他,他头一昂说:“怎么?我这么温柔体贴很意外吗?”谭宗明忙说:“不不不,我们家启平从来都是温柔体贴贤夫良父。”赵启平踢他一脚说:“少贫嘴。”


是老鸭汤,很补,谭宗明喝着,赵启平坐在旁边看着他说:“你知不知道乐瑶老总的事?”谭宗明抬起头“啊”一声,赵启平一脸严肃的说:“几十亿的身家,天天忙的吃不上饭睡不好觉,三十几岁就病死了,他老婆带着他的遗产改嫁他的司机。”


谭宗明一口鸭汤喷出来,咳了半天,手指着赵启平说:“启平你是看上我的司机了还是看上我的管家了?”赵启平绷不住,笑出了声。


笑了半晌,谭宗明收起笑容,温柔的看着赵启平说:“我知道你心疼我,我会注意身体的,毕竟……”他咧嘴笑:“毕竟我比你大好几岁,你改嫁的几率还是挺大的。”


赵启平一脚踢在他的椅子腿上:“闭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评论

热度(689)

  1. 墨色琉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