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庄陈】奉子成婚(11)通篇四人嘴炮

墨色琉璃:

(11)


谭宗明走出来的时候,迎面正遇上庄恕和陈亦度,他立刻发现了两个人的异常。


他们靠的很近,见到他又立刻分开,但是尴尬的气氛还在。


“谭总,才走啊?”陈亦度用讥讽的调子说,但明显没有平时的气势足。谭宗明心情好,也不说破,只笑笑说:“是啊,Nick睡了,厨房里还有夜宵,陈总可以再吃些。”他看看庄恕,补充说:“反正您跟老庄出来吃饭就没吃饱过。”


庄恕的脸色很不好看,陈亦度气冲冲的说:“首先,我不饿,劳您挂念了。其次,您先搞清楚,这是我家,厨房是我的厨房,夜宵是我的夜宵。赵启平拖家带口的在这里住着,您不替他们掏房租饭钱也罢了,居然还来蹭饭吃,不知道的还以为晟煊被DU集团吞并了呢。”


谭宗明举起手说:“好好好,我错了,启平他们吃多少用多少,您算好了,只管给我报个数,我付钱,好不好?”陈亦度冷笑:“不用,现在就算好了。”掏出手机点进计算器,啪啪啪啪按出一个数举给谭宗明看。谭宗明有点瞠目结舌,看了一眼庄恕,庄恕不知该摆出怎样的表情。


“行行行,”谭宗明说,“把你的账号给我,回去我就给你打到账上行不?”陈亦度不依,问:“手机不能操作吗?”谭宗明尴尬的说:“那些东西我用的不太灵光……”陈亦度一脸毫不掩饰的鄙夷,勉为其难的说:“好吧,你把我账号记好了。”


他报了账号,亲眼见着谭宗明记下来,这才放松了表情,又哼一声说:“真难为启平了,跟你在一起也不知有没有代沟。”谭宗明挑起眉看庄恕,庄恕假装看月亮。


终于盼着陈亦度回了家,谭宗明和庄恕一起往停车场走,庄恕说:“看你心情不错,有进展?”谭宗明得意的撇嘴说:“当然,启平对我毕竟有感情,把话说开了就没有误会了。”庄恕一脸“看把你能耐的”表情说:“不可能吧?不然启平怎么没跟你走?”


谭宗明拉下脸说:“老庄,我发觉你说话越来越像陈亦度了,怎么讨厌怎么来。”庄恕清了清嗓子若无其事的说:“既然你这么讨厌我的话,有些事我也就不必跟你讲了。”谭宗明拉住他:“我说你什么意思啊老庄。”


庄恕嫌弃的躲开他的手说:“没什么,就是院里要调启平出差的事。”谭宗明吓一跳,脸色都变了:“什么?”庄恕看他一眼,慢悠悠的问:“谭总想听?”谭宗明说:“废话这么大的事我怎么会不想听,我告你说要是你们院长敢把启平调走一年半载我就把你们医院收购了。”


庄恕说:“呸,你想的倒美。只三天,去邻省参加一个学术讨论会,启平不想去,怕Nick没人照顾……”他看了看谭宗明,一笑:“话我只能说到这儿了。”谭宗明眼睛一亮,点点头:“老庄你真够意思,谢了。”庄恕说:“你这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说声谢谢就完了?”


谭宗明知道他要说什么,叹口气说:“好吧。这次要多少?”庄恕皱眉:“什么就要多少,说的我跟出卖自家学生换钱似的。我只是有个项目……”谭宗明摆手说:“停。我不想知道这次是什么项目,需要多少说一声,回头给你们赞助就是。”


庄恕微微一笑,谭宗明瞥他一眼说:“你跟陈亦度真是越来越像了,果然是有进展了。怎么样,睡了吗?”庄恕使劲儿咳嗽,气急败坏的说:“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没节操没素质来者不拒?”


谭宗明做了个阻止的手势说:“停停停,谁没节操没素质来者不拒了?我要真是你说的那样至于等启平这么久吗?我跟你讲老庄,你要在启平面前这样胡说八道诋毁我我可是要让你还钱的。”


庄恕冷笑:“如果不是我,你找得到启平吗?”谭宗明说:“迟早找得到——对了,你能不能不要启平启平叫的那么亲密,叫赵启平或者小赵都行,你叫启平我叫他什么?”庄恕翻个白眼说:“你叫平平呗。”



赵启平打了个喷嚏,陈亦度皱着眉向后撤身,赵启平揉揉鼻子说:“别担心,我没感冒——就是说,你们这么多天就只打了个Kiss你还认为是历史性进展?”


陈亦度翻着白眼说:“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第一次见面就上专爱玩419?”赵启平说:“停停停,你话可不能乱说,这要让老谭听到了又得跟我闹。没说不让你们谈情,可是什么年代了,这速度也太慢了,回头Nick都会打酱油了你们还在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呢。”


陈亦度说:“你管得着吗?先管好你自己的事吧,怎么着,跟他和好了?”赵启平咳了一声说:“哪儿这么快,但是他倒是跟我把话都说开了,我在考虑要不要试着相信他。”


陈亦度不屑的撇嘴:“明明你就是放不下他,还死鸭子嘴硬,当初不知道谁赌咒发誓绝不会和他复合。”赵启平说:“哎我说老陈,当初我不是不知道他对我这么认真吗?再者说,人家都是劝和,你怎么还劝分?不给自己积点德吗?”


陈亦度站起身用手点着他说:“不看在敲了谭大鳄一顿竹杠的份上,现在我就让你卷铺盖走人。”赵启平说:“你先别走,我过两天要出一趟差,实在是推不掉,大概三天左右,Nick就拜托您了。”


陈亦度吓得一跳:“什么!你别!——我可看不好,回头磕了碰了我怎么跟你交代?你还是找别人。”赵启平皱眉:“这个时候了,你让我去找谁?”陈亦度眼珠一转:“找谭大鳄啊,他的儿子他不管谁管?你跟他说去,他肯定答应。”


赵启平迟疑了一下,迟疑而不是断然拒绝,陈亦度知道有门儿,就笑道:“你要是不好意思,我跟老庄说,让他告诉谭大鳄去。”赵启平叹口气:“这件事老庄早就知道了,恐怕他已经告诉老谭了。”


所以,当谭宗明找上他直截了当提出接管Nick的时候,赵启平并不吃惊。


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确实不能总是麻烦陈亦度,赵启平只象征性的推辞了两次,当谭宗明第三次提出来,他还是答应了。


谭宗明开着车来接Nick,开心的好像晟煊买下了华尔街。赵启平见他专门在车上安了儿童座椅,为他的细心颇为感动。他把Nick日常吃的用的一样一样交代给谭宗明,谭宗明笑着说:“放心吧,我请了个保姆,生活上她来照顾,平时我带Nick玩,不会有事的。”


赵启平板着脸说:“你带他我才不放心,没你那么惯孩子的。”谭宗明说:“怎么叫惯呢?我这些天看了好些育儿书,书上说两岁之后才可以批评的。咱儿子还小嘛。”赵启平说:“怎么就小了?该吵还是要吵,养坏了性子怎么得了?”谭宗明赶紧说:“是是是。”


他故意说“咱儿子”,赵启平并没有像之前那样急着否认,看来进展越来越顺利了,他心中暗喜。


赵启平却很难受,他从没和儿子离开过这么久,他抱着Nick亲了又亲,可是小家伙丝毫没有离愁别绪,一见谭宗明就像只考拉一样抱住不撒手,兴奋得又跳又笑。


谭宗明得意得什么似的,赵启平气不打一处来,心说:“小没良心的,等我回来再好好教训你。”


把Nick安置在儿童座椅上,谭宗明来跟赵启平道别,他笑着说:“我会每天让Nick跟你视频,你就放心吧。”赵启平点头,冷不防被谭宗明搂进怀里,他一僵,谭宗明的嘴唇擦过他的脸,对着他的耳朵说:“等你回来。”

评论

热度(571)

  1. 墨色琉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