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庄陈】奉子成婚(20)

墨色琉璃:

(20)


谭宗明喝了一口咖啡,放下杯子,抬眼看看对面的庄恕,微微一笑。“真是难得,”他说,“你怎么有空请我喝咖啡?”


庄恕不太自然的换了个坐姿,咳了一声说:“有点事,想问问你的意见。”“哦?”谭宗明挑眉,“什么事?”庄恕的眼睛四下里瞟,摸了摸鼻子:“嗯……就是……怎样求婚比较好?”


谭宗明的眼睛睁大了。“求婚?”他不由自主的抬高声音,“你想跟陈亦度结婚?”庄恕绷着脸,向后靠在椅背上:“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可是,”谭宗明做了个手势,“你们才认识多久?你还没有标记他,怎么就想到结婚?”庄恕嘴角下撇:“难道不是应该在新婚之夜标记吗?你以为谁都跟你们一样先上床再恋爱,生了孩子再标记?我们是传统的人,恋爱,结婚,标记,生孩子,循序渐进。”


谭宗明说:“好好好,随你。你想让我给你提意见?”庄恕点头:“你知道我比较……老派,很难想出什么浪漫的主意,所以想问问你。”谭宗明摊手:“我也不年轻啊,你家陈亦度还笑话我老土来着。”庄恕不耐烦的说:“少装样子,你成天在脂粉堆里打滚儿,这种事还少见?”


谭宗明伸出一只手阻止他:“话可不能乱讲,我每天工作都要忙死,哪里就脂粉堆打滚儿了?”庄恕说:“好,知道你怕赵启平,不提,就说吧,你有什么主意?”


谭宗明倒是很认真的想想:“年轻人那套你也吃不消,不如就老式的,比如带他去西餐馆,最后一道菜让服务生用银质托盘送上来,盖子底下放上戒指盒。”庄恕皱眉,谭宗明又说:“再比如把戒指藏在送他的花里,或是酒杯里。”“酒杯?”庄恕惊讶的说,“吞下去怎么办?”


谭宗明噎了一下:“不会那么笨吧?”庄恕一本正经:“不是笨,这其实是很容易发生意外的,我们医院每年做的这类误吞异物的手术就不知有多少……”谭宗明打断他说:“得,得,您不接受就算了,不必给我上生理卫生课。”


庄恕颇苦闷的想了半天,还是摇头:“你这些都太花哨又不实用,亦度不会喜欢的。”谭宗明烦了:“他喜欢什么你来什么不完了吗?还问我做什么?”庄恕没注意他的讥讽语气,认真点头:“还不如我好好的跟他讲讲。”


谭宗明预见到这位老同学的求婚将与浪漫八竿子打不着。


他是对的,庄恕是在陈亦度忙碌一天,累得瘫倒在沙发上时开始导入求婚台词的。他坐在沙发上,给抱着靠枕趴在沙发上的陈亦度松着肩膀,听他唠叨。


“真是累死了。”陈亦度哼哼唧唧的抱怨,“公司这么大,什么都要我操心,一天到晚忙的脚不沾地。身体也不如以前,动不动就感冒。要不是你提醒我吃饭吃药,早病倒了。”


庄恕诚恳的说:“家里还是有个医生比较好,是不?”陈亦度松懈的哼一声:“是啊,以前我的健康习惯不好,多亏了你,督促我健康饮食按时休息。要不过几年准像谭大鳄似的,三十几看着像四十几,活生生老了十岁。”


庄恕咧嘴笑:“启平也是医生啊。”陈亦度说:“赵启平哪能跟你比,他连自己都养不好,也不知怎么拉扯大孩子的。他能不拖累谭大鳄就已经很好了,哪能指望他照顾别人?”


庄恕停下来,弯下腰,咳一声说:“亦度,这样的话,要不要考虑干脆结婚算了?”陈亦度的脑子像身体一样懒散松懈,他完全没有听懂,只是习惯性的“啊?”了一声。庄恕像受到了鼓励,继续说下去。


“结婚的话,我可以一直照顾你,没有时限,不收费用。


“结婚之后我们再标记,我知道你很介意法律中对标记双方财产的界定。我们可以订一个婚前财产协议,你的是你的,我的也是你的,如果我有过错,必须离婚——我不是说我会出轨,我肯定不会,但是你只相信外界因素的制约——我净身出户。


“结婚之后虽然我也很忙,但是我的上班时间比较固定,可以规划好家里的事。家里不止需要做清洁和做饭的阿姨,还需要有人精心打理。现在我们毕竟只是同居,我没有权力做一些事,结婚之后我就要好好为这个家动动脑筋。


“结婚之后,你在外面受到的觊觎和骚扰会少很多,我想这也有利于你的工作。所以你看,这么多好处,够不够你好好考虑一下结婚?”


他一口气的说下来,陈亦度目瞪口呆,半天才抓住重点,僵硬的翻过身:“你是说,你是在向我求婚?”他难以置信的问。庄恕很紧张的点一下头:“我考虑很久,逻辑上应该没有问题。”


“逻辑上?”陈亦度反问,语气不大稳定。“逻辑上。”庄恕严肃的说,突然又笑了一下,补充说,“还有感情上——我爱你,我想和你结婚。”


陈亦度慢慢坐起来,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我完全没听清你那一大堆说的什么鬼,”他用平板的语气说,“但是还好,我听见了最后一句。”


他跳起来跳进庄恕怀里。“有最后一句就足够了。”他笑着说。庄恕抱紧他,吻他,嘀咕道:“就说不用往酒杯里放戒指嘛。”陈亦度听见了,问:“什么?”他只好将跟谭宗明讨教的事说了一遍。


“哦……”陈亦度毫不掩饰他的轻蔑,“老掉牙的招数,真是有代沟。”停了停他又说:“说起来他们都俩孩子了还不结婚,谭大鳄这是想逼着启平再跑一次吗?”


他错怪谭宗明了,谭宗明是怕赵启平跑才不敢提结婚,可是庄恕都求婚了,他实在坐不住。


“有Nick在,他这次跑不了的。”谭宗明看着满地跑的儿子想。赵启平坐在沙发上看书,Nick跑来跑去推小汽车,赵启平还显得很苗条,就是常常懒懒的不想动。


谭宗明过去把Nick抱起来笑着哄他:“乖,九点了,该上床睡觉了。爸爸送你去房间好不好?”Nick知道最近Daddy不能哄他睡觉了,有点伤心,不过爸爸也可以,爸爸会讲故事,还会唱歌,只不过都是大人的歌,他听不懂,不像Daddy会唱很多小朋友的歌。


Daddy放下书对着他笑着再见,他也只好说“Daddy晚安”。爸爸抱着他一边向房间走一边问:“今天想听什么故事呀?”Nick歪着脑袋想了半天说:“想听狐狸爸爸的故事。”“呃……好吧,只讲一个,然后乖乖睡觉。”“再唱一首歌,唱爸爸妈妈去上班我上幼儿园。”“那个爸爸不会……”“爸爸真笨。”“好吧好吧,唱打靶归来怎么样?”“……随便吧。”


谭宗明好容易把儿子哄睡,轻手轻脚的出来,赵启平已经回了卧室。他去倒了一杯牛奶,没有用平时的玻璃杯,而是用了马克杯,然后将一枚洗干净的铂金男戒丢了进去,发出清脆的响声。


赵启平发现戒指,他就单膝跪地求婚,他这么想着,觉得挺别致。


他端着牛奶走进卧室,赵启平坐在被窝里,床头开着一盏小灯,他在玩手机。“刷微博呢?”谭宗明带笑问。赵启平头也不抬说:“没,跟陈亦度聊天,问他婚礼的安排。”


“哦。”谭宗明不动声色,把牛奶递给他,他看了看马克杯,没说话,接过来就喝。谭宗明紧张的看着他,临门一脚了最后关头了,可不能出什么岔子。


“哎呀。”赵启平叫了一声,“什么东西这么硬?”谭宗明微笑:“我送你的求婚戒指,愿意和我结婚吗?”他一条腿还没跪下来,赵启平就朝他摆手:“戒指?”他捂着脖子问。“是啊。”谭宗明说,“你不是喝到了吗?”


“糟了,”赵启平脸色一变,“咽了。”


谭宗明呆愣之后,从地上跳了起来。“咽了?!”他面无人色,老天啊真让庄恕那个乌鸦嘴说准了?“启平启平你怎样!”他顶着一脑门子汗叫。


赵启平看他青得发绿的脸,突然大笑起来,张开嘴,舌尖上挑着那枚戒指。“开个玩笑。”他轻描淡写,那边谭宗明已经想要吃速效救心丸了。


“小祖宗哎。”谭宗明拍着胸口说,“你是要吓死我。”“谁让你这么不注意安全?”赵启平把戒指戴在手上在灯光下欣赏,“亦度跟我讲了你给老庄出的主意。我看你换了牛奶杯就知道你要出幺蛾子。”


他抬头狡猾的看谭宗明一眼:“骗你是罚你,谁让你一直不求婚。”谭宗明瞠目:“原来你愿意结婚哪,我一直以为你不想。”赵启平伸出手左看右看端详戒指:“品位不错。——都被你标记了不跟你结婚跟谁结婚?”


他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一脸紧张的问谭宗明:“结婚的时候我穿什么衣服才能不显肚子?”谭宗明终于回过神,大笑起来。


“没关系,”他说,“我们尽快结婚,不会拖到那么晚。”“尽快?有多快?”


谭宗明搂着他说:“只要你愿意,明天也行。”

评论

热度(547)

  1. 墨色琉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