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庄陈】奉子成婚(9)

墨色琉璃:

上一章是不是有很多人没看到?就是老陈和小赵聊天那里,没看的请先去看一下


有一些关于abo的私设,是不是都快忘记这是个abo了?╮( ̄▽ ̄")╭ 


(9)


标记赵启平这件事,谭宗明很久之前就惦记上了。


大概是两个人刚开始同居的时候,有次谭宗明出国谈生意,一周没有见面,回来之后两个人都特别热情,在浴室就搞在一起一路滚到床上。


做到高潮的时候谭宗明感觉自己顶进了赵启平的内腔。赵启平的呻吟陡然高了几个音阶,简直就是尖叫,没轻没重的抓谭宗明,也不知抓出了几道血印子。谭宗明自己也爽得眼前发黑,射的时候简直感觉把魂儿都射出去了。


结束之后两个人抱在一起好久才缓过劲儿来,谭宗明不舍得退出来,一下一下舔着赵启平的腺体,问他:“那地方你让别人进去过没有?”


后来谭宗明回想起来,觉得自己当时大概是事后傻,怎么就问这么敏感私密又带着赤裸裸妒意的问题呢?赵启平正闭着眼平复呼吸,听了这话睁开眼睛,瞬间冷了脸,讥讽的说:“我还想问谭总进过几个人的这地方呢。”


谭宗明也拉下了脸。Omega非得十分动情才会打开内腔,这种动情需要和Alpha的高度和谐,进入内腔,发情期易被标记,非发情期不戴套易怀孕。


谭宗明这个位置的人,最避之不及的就是随便的标记和床伴的怀孕。不知道多少Omega揣着发情剂接近谭宗明试图强迫发情被谭宗明标记或是怀上他的孩子。谭宗明向来慎之又慎,进入内腔这种危险的事无论戴不戴套他都是不会做的,赵启平是第一个,他实在是忍不住,可是赵启平呢?


赵启平的语气让他很不舒服,虽然他问话在先,可是他不愿意老老实实的答就只有你一个,仿佛那样就输了。何况,他确实嫉妒。


如果真有男人曾经和赵启平如此亲密,他会恨之入骨。大概就在那一瞬间,他突然想到了标记。


标记赵启平,标记这个小冤家小妖孽,让他完全的属于自己,不用担心他背叛他,不用担心他离开他。毕竟,赵启平太不让人省心,征服赵启平简直比摆平整个晟煊还难。


可是标记不是那么容易的,首先赵启平得发情,非发情期标记几乎是不可能的。谭宗明很幸运,很快他就有了机会。


现代社会的Omega再不用像过去的人那样在发情期被关起来靠自己硬扛过去,也不需要为了避免痛苦早早被标记。抑制剂已经越来越方便有效,只要发情期不错乱,提前用药就可安全度过,甚至不影响工作。


可是这一次,赵启平的发情期居然提前了。


后来他才知道是谭宗明的信息素扰乱了他的发情期,可是已经晚了。这是遇到谭宗明之后的第一次发情,离正常的发情时间还有一个星期,他没来得及吃药,就突然之间开始了。


当时他正在会议室听一个学术报告,和庄恕坐在一起。那天谭宗明说晚上有个慈善晚会,让赵启平带庄恕一起去,说有几个商界的女性Beta总裁介绍给庄恕认识。最近谭宗明总是隔三差五的给庄恕介绍对象,仿佛突然之间红娘附身。


庄恕特烦,心说我碍你什么了非得给我介绍,哼不就是不放心我怕我近水楼台撬了赵启平么?我要有那个心思哪还有你的份儿?


赵启平也觉出谭宗明的小心思,不过他怎么也是站谭宗明那边的,就趁着听报告坐在一起的机会笑着跟庄恕说:“庄老师,您就当是为科研项目拉赞助呗。”庄恕冷着脸说:“那也不去,我有篇论文要写,要赶紧回家。”


说着他看了看赵启平,皱眉问:“你怎么出了这么多汗?热吗?”赵启平不明所以的“嗯?”了一声,摸摸额头,果然全是汗。庄恕坐直了身体问:“没有这么热啊,你不是不舒服吧?”


赵启平勉强笑笑说:“我……有点心慌,我先出去一下。”他离席往外走,庄恕觉得不对劲,连忙跟出去,刚出会议室,他就闻到了赵启平的信息素。


庄恕脸色大变,后退了两步压低声音问:“你发情了?”赵启平脸色煞白,手忙脚乱的从口袋里掏出药瓶子打开来往嘴里倒。可是他带的是普通抑制剂,提前预防效果好,发情时吃效果来的慢。


“发情期提前了!”赵启平红着眼睛慌乱的问,“庄老师,怎么办?”庄恕四下一看,好在暂时没人,他脱下外套将赵启平包起来,揽在怀里说:“快走!我开车送你去找老谭!”


他们一路跑进车库,庄恕开车,赵启平缩在后座上,出汗出的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信息素控制不住的往外散发,他用力咬着手指阻止自己发出呻吟。


庄恕给谭宗明打了电话,谭宗明要他把赵启平送回家,他马上就到。庄恕把车开的飞快,也顾不得要被开几张罚单。赵启平的信息素正在消融他的理智,再不快点,他要真的理智崩溃在车上上了赵启平,谭宗明得把他剐了。


赵启平的理智也到了崩溃的边缘,药物完全没有起作用,他被情欲折磨的简直要死掉了,他终于忍不住半是啜泣半是呻吟的叫了一声。


庄恕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这刺激太大了,他开车的手都在哆嗦,他如果不是自制力超级强悍的话,现在大概已经向欲望屈服了。


他用拳头狠劲儿捶着方向盘,嘴里胡乱的骂着Fuck Shit Damn,看到谭宗明向他跑来的时候他终于可以Thank  Goodness了。


谭宗明一句话来不及说,就打开车门抱出抖作一团的赵启平,只冲庄恕点了下头就往回跑。几个Beta佣人接应着他,一起回房里,丢庄恕一个站在车边大口喘气,浑身都湿透了。


他还记得赵启平刚才喊的是——宗明。


佣人们帮谭宗明把赵启平安顿在床上就匆匆退出去,谭宗明已经受到信息素影响,他根本不想克制,这简直是天赐的机会,发情的赵启平不知道有多美味,何况他还想标记他。


(其实根本没啥肉,但是怕乐乎抽风,微博id“银狐74174”,地址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49453152601465

评论

热度(573)

  1. 墨色琉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