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ABO】奉子成婚(1)——什么破题目,抱歉题目废

墨色琉璃:

ABO生子预警,是的是一开始就有个孩子,所以这就是明明走肾的谭赵我非要写ABO的原因。


有庄恕客串,不确定会不会写到庄陈(我不站庄季,毕竟洪季不拆)


(1)


庄恕来电话的时候,谭宗明正在和几个外商谈生意。


他不耐烦的掏出手机看一眼,犹豫片刻,还是起身跟几位老总示意了一下,走出房间接起来。这位老同学绝不是会随便打电话聊天的主儿,除非迫在眉睫,不然他不会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


“什么事?”谭宗明开门见山的问,对方也毫不拖泥带水的答:“赵启平回来了,现在就在医院里。”


谭宗明手一抖,手机差点落地。他吸一口气说:“我马上到!”挂掉电话,他高声喊:“安迪!安迪!”安迪手里拿着一摞文件匆匆忙忙赶过来问:“怎么?”他说:“你替我跟他们谈去,我有急事。”安迪一听就急了眼:“我这里还一堆事儿呢,哪儿有空……”


谭宗明听也不听,回身就走,几乎用跑的。安迪在后面看的目瞪口呆。“疯了吧这是?”她气急败坏的骂。


谭宗明赶到六院就直奔骨科门诊,病人很多,走廊里挤挤挨挨。每个诊室门口都挂着坐诊医生的牌子,谭宗明看了两遍不见赵启平,掏出电话又给庄恕拨过去。刚接通就被摁断,他还要打,那边发过一条消息:“在会议室作报告。”


谭宗明转身出了门诊楼,辨了辨方向,朝着行政楼走去,一楼就是会议室。


大门关着,里面有人在用扩音器说话,高高低低的,偶尔能听见几句,不甚清晰。谭宗明仔细听去,只觉得心口一麻,仿佛心脏都不会跳了——正是赵启平。


谭宗明有点哆嗦,他可以谈笑风生的谈以亿计数的生意,可是现在,他却有点哆嗦。他走到门侧的墙边,靠在墙上,他想抽根烟,可是医院里禁烟。他又不敢去别的地方,他怕回来赵启平就走了,再也找不到了。


他垂着头无意识的盯着自己的脚尖,仔细辨别赵启平的声音。赵启平有一把好嗓子,低沉,富有磁性,像大提琴的音色。在床上,又可以叫的百转千回,谭宗明每次都觉得不用看脸,光听声音就能让他兴奋起来。


他想起很多事,又什么都想不清楚,他很混乱,混乱到报告什么时候结束的他都不知道。突然之间门就开了,人们蜂拥而出,都穿着白大褂,很难分辨。


谭宗明贴着墙站着,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他,包括赵启平。


赵启平一走出来谭宗明就看到他了,就算同样是白大褂的背影,他也一眼认出。赵启平太扎眼了,瘦而且高,极挺拔,白大褂裹着一把细腰。他正侧着头跟老院长讲话,边说边往外走。


谭宗明刚上前一步,有人走到他身边冷冰冰的说:“别在这儿,收敛点儿,搞僵了没你好果子吃。”谭宗明不用看也知道是庄恕,庄恕是胸外的,赵启平当年进修时听过他的课,谭宗明和赵启平这点儿事,他门儿清。


眼看着赵启平要拐弯,谭宗明要追,庄恕一把拉住他:“别急,我之前跟他说有事找他,让他在我办公室等。我现在要去病房,你替我去见他,记住,别过火。这次他从美国进修回来,是打算恢复工作的,跑不了。”


谭宗明点头说:“谢了。”庄恕一直冷着的脸突然勾起一个笑容:“那我之前给你看过的研究项目,你是不是可以赞助一下。”谭宗明顿了一下,看他一眼:“你只要把启平给我看住了,以后你的项目我全包了。”


庄恕笑了:“放心,他这次跑不了了。”


谭宗明推开庄恕的办公室门,赵启平正从沙发上站起来说:“庄老师,您……”他猛地僵住,瞪着眼睛看谭宗明,谭宗明反手关门,记得把门反锁了一道。


谭宗明笑了笑,竭力不让自己笑的太难看,最早的激动兴奋喜悦已经慢慢退去,真正面对赵启平的时候,他发现充斥胸口的感情,是愤怒。


他不是故意的,但是无法控制的Alpha信息素汹涌而出,奔着赵启平直扑过去。赵启平腿一软跌坐在沙发上,脸色煞白。谭宗明慢慢的走过去,赵启平试图逃跑,却被信息素压得抬不起头来。


谭宗明站在他面前,俯下身两只手撑在两边的沙发扶手上,赵启平竭力往后躲,他就跟过去,脸贴着脸开口说:“跑了这么久,不还是回来了吗?”


赵启平咬着牙说:“谭宗明你他妈给我滚开,不然我让你这辈子都找不到我!”谭宗明的眼神一暗,呼吸骤然一停,赵启平有那么一瞬间以为他要揍他,可是谭宗明立刻又笑了。他放开手站起身,往后退了两步,张开两只手说:“好啊,我滚开,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当初为什么要离开了吧?”


赵启平狼狈的喘息着,却努力做出冷笑的表情:“两年了,你居然还在纠结这件事,我们已经分手了,现在说这些没有任何意义。”谭宗明也笑:“是你单方面分手,我可没有同意。”


赵启平说:“不管当初你同不同意,现在已经是事实。”“不是,”谭宗明打断他,“我没有同意就不是。”赵启平气笑了:“这两年难道你没有找别人?”谭宗明脸上毫无笑意,淡淡说道:“没有。”


赵启平着实吃了一惊,脸色也变了,他实在无法相信谭宗明那样的人会为了他空窗两年。


谭宗明的语调温柔下来:“我一直在等你,回到我身边,我就既往不咎。”


赵启平沉默了,谭宗明上前一步试图抱他,赵启平立刻后退了一步说:“谭宗明,我有别人了。”


PS:


困死我了,不知道写的啥,漏洞一大堆,以后再慢慢圆吧。


今天双更,以后不会了,叫我双更的都是坏人。


哦对了,没有三角恋没有别人放心。

评论

热度(802)

  1. 墨色琉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