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庄陈】奉子成婚(18)赵医生作死的日常(含洪季)链接不好打开,就

墨色琉璃:

没什么肉,但是一开始有点肉渣。


id“银狐74174”


地址: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62296807721714




赵启平承认那天棒透了,但是他并不因此感激季白,一点也不。事实上,他要报复他,不让他尝尝厉害自己就不姓赵。




季白每天都来看望那个伤号,每次都会带点东西,饭菜,水果,一些日用品。每次都陪他说话,有时谈工作,有时就是闲聊,赵启平查房撞见几次。




赵启平是什么人物,打眼一看就知道季白对那个人有意思。季白是个不太爱表达感情的人,喜欢了也不会特别明显的流露出来,何况他还顶着个Alpha的假身份,更是不好开口。




赵启平想要涮他一把。他对伤号非常关心,查房的时候询问恢复情况他会特别温柔,特别耐心,还会对着那个人笑,不是职业性微笑,而是……一半暧昧一半正经,赵启平当初最擅长这个,进可攻退可守,对方领会了暧昧便成了真,不领会也无伤大雅。




伤号是国安处的侦查员,听说桀骜不驯,办案颇有手段,但是赵启平这样的调情高手他还真没怎么见过。他不傻,可是又觉得不知如何是好——一个被标记的Omega勾引我又有什么用呢?我可不想跟你的Alpha决斗,他的气味闻起来挺凶。




他没反应,赵启平也不灰心,也不觉得尴尬,照样漫不经心的抛着诱饵,他要钓的不是伤号,而且季白。




那天查房早了点,季白还没到,赵启平一边聊着病情一边看着表,约莫差不多了,他说:“我看看伤。”




伤在小腿上,不太严重,没有做手术,外面打了石膏。赵启平摆弄他的腿,嘴里问着情况,一边告诫他如何休息,如何锻炼。说得挺正经,手却捋上他没受伤的地方。




赵启平的手修长漂亮,人又好看,又带着笑,笑语盈盈,伤号怎么也不会觉得这是性骚扰,任他按按摸摸,接着赵启平进退皆宜的眼神,也不禁笑着回应。




季白一脚踏进来正看见两个人言笑晏晏,脸当时就沉下来。赵启平极快的收回手,明明什么都没有却装的心虚似的说:“那今天就这样吧,我去看别的病人,你们聊。”他假笑着从季白身边走过,季白气得恨不得一拳把他的笑脸揍开花。




可是只能想想,他什么把柄也抓不到啊。房门关上,伤号对危机毫无察觉,笑着跟季白打招呼:“来了?”季白虎着脸走过去,把一兜子水果砰的放在桌子上。




“跟赵医生处得挺好啊。”季白不咸不淡的说,伤号抓抓头发:“是看你面子上吧,赵医生真不错。”“哦?”季白讥讽的问,“不错?”伤号在工作上毫不含糊,感情上却颇迟钝,他坐起身压低声音说:“季白,我总觉得他对我有点意思,你看呢?”




季白想把他的骨裂敲成骨折,抱起肩膀半笑不笑:“是吗?你觉得赵医生好看不?”伤号还特意认真想了想:“挺好看的,不过再怎么他也是被标记了,我还不至于第三者插足。”




“那有什么,”季白忍着气故意说,“什么年代了,你要是看上了就追呗,标记也可以洗除嘛。何况他的Alpha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伤号问:“是谁啊?”季白轻描淡写的说:“谭宗明。”伤号皱眉:“有点耳熟。”季白朝窗外偏偏头:“没雾霾的话可以看到他的公司大楼。”




“啊?”伤号傻呵呵的跟着他往外看,“哪个?”季白说:“晟煊啊。”伤号瞪大了眼睛:“晟煊的谭宗明?”季白微笑:“难道你还怕他?”伤号干笑了两声:“我不是怕他,我在想赵医生是不是找死。”




季白也笑:“赵医生是不是找死我不知道,但是洪少秋,你找死是肯定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手移到洪少秋腿上,毫不留情的狠狠捶了一拳,疼的洪少秋嗷的一声几乎从床上蹦起来。




“哎哟哟哟!”他叫,“季白你干嘛?”季白黑着脸说:“我干嘛?你要是好了就赶快拆了石膏回去给我干活!兄弟们查案查的腿都要跑断了你却天天躺在这里跟医生调情!你说你是不是找死!”




说罢转身就往外走,砰的一声关上门。洪少秋张口结舌的盯着门,一脸莫名,这是怎么了?我又怎么惹上这位爷了?








赵启平报复成功,心里爽得就别提了,可能是乐极生悲,他的颈椎病突然犯了。




赵启平以前就犯过颈椎病,头晕恶心,难受的不得了,拍了片子,骨头没事,是受凉造成的。这次他也不想拍片了,勉强坚持着下了班,回到家就倒在床上,别说吃饭,水都喝不下,一个劲儿的犯恶心。




管家给谭宗明打了电话,谭宗明推了饭局赶回来,赵启平把自己裹进被子里,脸色特别难看。谭宗明心疼得不行,坐在床边摸着他的头说:“要不叫我的私人医生给你看看?”




赵启平眼睛也不睁,有气无力的说:“看什么,我就是医生,我已经做过按摩,贴了药膏,还能怎么样。”谭宗明果然闻到很大的气味,床头柜上丢着麝香止疼膏的袋子。




谭宗明叹着气说:“那就只能挨着?你现在怎么样?”赵启平咕哝着说:“恶心,浑身难受,难受死了。”谭宗明说:“听管家说你一口饭不吃,这怎么行?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清淡利口的,什么都行,我让厨师做。”




赵启平不听还好,一听就觉得胃里往上翻,他爬起来就往卫生间跑。谭宗明连忙在后面跟着,赵启平对着马桶干呕半天,什么也吐不出来。




好容易直起身,看谭宗明皱着眉看他,赵启平半死不活的问:“看什么?”谭宗明小心翼翼的说:“启平,你是不是怀孕了?”




赵启平的眼睛瞪圆了,谭宗明回头指指床头:“你……还用麝香止疼膏?”



评论

热度(468)

  1. 墨色琉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