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庄陈】奉子成婚(4)

墨色琉璃:

(4)


晚饭后,陈亦度习惯坐在沙发上看一会儿书,手边配上一支和书的内容相称的红酒,可是今天,很明显不能如愿。


他仍然坐在沙发上,脚边的地毯上却有一个穿纸尿裤的孩子在爬来爬去,口水滴滴答答地落在纯羊毛地毯上。


陈亦度痛苦的闭了闭眼睛,赵启平跟在后面叫着:“乖宝贝儿,来让Daddy擦擦口水。”孩子哧溜哧溜爬到陈亦度脚下,扶着他的膝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冲着他张着嘴笑,眼睛圆溜溜的,晶亮晶亮,和赵启平一个模子做出来的。陈亦度刚觉得可爱,就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口水吧嗒一声落在自己的拖鞋上。


陈亦度瞬间就毛了,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孩子失去了支撑,扑通一声摔倒在地,哇哇大哭。赵启平赶紧一把把孩子捞起来抱进怀里哄:“乖宝贝儿别哭别哭,Daddy抱抱。”


他用纸巾给孩子擦擦眼泪和口水,把孩子抱起来,找沙发坐下,让孩子坐在自己怀里。“真不好意思。”他对陈亦度说,陈亦度忍了又忍,才没有立刻去换掉拖鞋,他重新坐下,忍不住埋怨说:“我看你也笨手笨脚的,以前都没有怎么带孩子吧。”


孩子在赵启平怀里无聊,又哭闹起来,赵启平手忙脚乱的找了只皮球塞进他怀里,叹着气说:“可不,在美国的时候全靠保姆,我还要上课,哪有时间照看他。”


陈亦度看着孩子津津有味的啃着皮球,同情的说:“真是难为你了。可是你当初怎么就要了孩子呢?”赵启平有点尴尬的说:“我没想要,是个意外。”


陈亦度机敏的看看他,用随意的口气说:“哟,看不出谭大鳄这么爱玩啊,你们是喝了酒还是玩嗨了连安全措施也没做?”赵启平说:“不是,我们……”猛然想起什么,刹住了车,瞪起眼睛看陈亦度:“我说了不是他的。”


陈亦度笑:“好好好,不是他的。我就奇了怪了,谭大鳄那样的身份,怎么着也是别人哭着喊着要跟他,怎么就你非要分手不可?”赵启平低了头逗弄孩子,轻声说:“其实也不算分手,因为我们……从来都没有正式交往过。”



从那个酒会上认识,到赵启平悄无声息的离开,整整一年光景,可是赵启平说他们没有正式交往过。


那他们每次约会都干什么呢?自然是——上床。


赵启平其实没打算勾搭谭宗明这种身份的人,风险太大,说不准自己只是他庞大后宫中的一员而已,他没那个闲情去演一场宫心计。


一夜情之后,第二天他就拿到了一大笔捐款,也是那天,他疼的一整天不敢好好坐凳子,拿到捐款的时候,他气哼哼的想:“谭宗明好歹还算有点良心。”


实在没想到,谭宗明的良心远不止这一点,那个周末,谭宗明又约上了他。


这一次是在他家,赵启平到底还是答应了,毕竟好奇,还夹杂了一些虚荣心。赵启平绝不是没见识的人,他出身书香门第,家中来往的都不是俗人,大大小小的场面也都见过。可是,谭宗明的家实在是惊到他了。


他原以为不过是高档小区,花园别墅,后来他才搞清楚,他所以为的整个小区都是谭宗明的私宅。——这是私宅?这简直是一个公园了好吗?


谭宗明问他吃什么,他的厨师都是米其林餐厅的水准,赵启平想了半天说:“麻辣小龙虾。”谭宗明差点一口茶喷出来。赵启平就笑,阳光落在他的眉眼,还有朝气蓬勃的头发上,狡猾的样子像只小狐狸。谭宗明看进眼里就拔不出来。


后来也不知吃了什么,可能根本就没吃什么,赵启平只记得他跳到谭宗明身上嘴对嘴的喂他喝红酒,信息素甜的像熟透的葡萄,弥漫着酒香。谭宗明一闻就要醉了,他咽下酒去就来舔赵启平的唇齿,赵启平推开他,把手里半杯酒全泼到他的衬衫上。


(肉渣及后续走微博,id“银狐74174”


地址: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44360764280447

评论

热度(550)

  1. 墨色琉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