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庄陈ABO】奉子成婚(12)全篇庄陈

墨色琉璃:

(12)


陈亦度从电梯里走出来,对着人来人往的病房走廊皱了皱眉。


他是来找庄恕的,他们约了晚上见,他刚见过一个客户,离得近,顺路就来了。


他很怕来医院,病人,家属,迎来送往的探视者,空气里的病菌,消毒剂,汗味,还有吃饭后残留的食物的气味,混合在一起让他胃里直翻腾。


他小心的躲过一张被推走的病床,床上的人穿着手术服,被护士和家属簇拥着进了手术专用电梯。他听庄恕说今天的手术不多,应该能准时下班,他看看表,时间已经到了。


他朝庄恕的办公室走去,路过护士站,远远的就见到一群人吵吵嚷嚷,他一眼看到人群中的庄恕,庄恕的个子在这群人中鹤立鸡群一般,他一脸冷峻的面对一个留着板寸高声叫骂的男人,伸手将一个小护士拦在身后。


陈亦度几步赶过去往人群里挤,正听男人骂:“你他妈给我让开,叫那个护士出来,不然今天老子连你一起打!”庄恕冷冷的说:“病人体质原因不好找血管,两针扎不到血管上我们可以换护士,你不能打人。”


男人骂:“放屁!我妈这两针白挨了?再说她横什么?她扎不好我们骂她两句不应该吗?她居然敢还嘴,我妈有心脏病,把我妈气出个好歹我他妈弄死她!”


庄恕气得攥紧拳头,可是他是医生,不能动手,不然被这伙人闹起来更是无法收拾。男人似乎拿准了他不敢动手,愈发嚣张,上来就推搡庄恕,嚷嚷着:“让那个护士出来,出来!”


周围全是看热闹的,要么就是小护士,一个男医生都没有,庄恕气极,心说:“不管了,要是这家伙敢动手,拼了不做医生也得好好教训他!”正想着,男人嫌他阻拦,扬起拳头就照他脸上招呼。


还没等庄恕还手,旁边有人伸过手来一把抓住男人手腕,两人都是一愣,回头看去,庄恕大惊——陈亦度,他刚想说:“你别插手,别伤了你!”就见陈亦度对着男人一笑,突然拧着男人胳膊一转身,来了个漂亮的过肩摔,将男人实实在在的摔在水磨石地板上。


男人惨叫了一声,陈亦度膝盖顶在男人心口上,一只手拧着他的胳膊,另一只手掏出手机,拨了个110,然后把手指按在绿色按键上,歪着头对男人说:“欺负医生不敢打人是吧?我不是医生,我可以揍你。现在我要报警,说医院里有医闹,我有三四个兄弟是警察,咱们可以来比比谁的关系硬。”


男人脸色煞白,认怂叫道:“别别别,都是误会,我没想打人。”陈亦度点头说:“好,现在去给护士道歉,然后滚。”


庄恕目瞪口呆的看着,陈亦度却一直没看他,直到男人道了歉灰溜溜逃了,陈亦度突然走开,庄恕连忙跟上去。


陈亦度走到走廊尽头没人的地方才停下,回过身说:“怕那个人看见我们认识,我不在的时候找你麻烦,现在没事了。”


庄恕看着他,他的眼睛瞟一眼庄恕又马上闪开,看墙看地板看窗户,就是不敢看庄恕。他觉得尴尬,想替庄恕解围是真,但是不愿庄恕见自己那么粗鲁也是真。他不知道庄恕怎么想他,如果庄恕质疑他他就得想些借口为自己开脱——想什么借口呢?


他正胡思乱想着,庄恕突然上前一步,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狠狠的搂进怀里。陈亦度睁大了眼睛,庄恕身上带着消毒水的气味,可是他一点也不觉得难闻,他只感觉到庄恕的手,大而宽厚的手掌将他牢牢的护在怀里。


“老庄?”他惊讶的问。庄恕压在他的肩上说:“谢谢你。”他脸有点红:“没有……不是……我只是……”庄恕抬起头看着他温柔的笑。“你真是太帅了。”他说。陈亦度的耳朵都红了。


晚上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庄恕慢慢讲了一些自己遇到的医闹事件。


“见多了也就不奇怪了。”他冷淡的说,“即使不是医闹,因为医生护士工作强度太大,态度不够和蔼也是有的,遇到不能体谅的患者和家属,被指责也是常事。”


陈亦度点点头说:“我也听赵启平抱怨过,不过医闹他倒没怎么提,他说有时候对病人实在无能为力,就觉得特别难受,如果谭宗明再不能好好安慰他,就更忍不下去了。”


庄恕突然隔着桌子握住他的手,他一愣,庄恕淡淡笑道:“能不谈他们两个吗?毕竟,我不是因为他们才约你出来的。”陈亦度噎了一下,不知该说什么,庄恕的手指在他手背上画着圈,轻声说:“比起他们,我更愿意听你讲讲自己。”


陈亦度低下头用筷子挑着一根芦笋说:“我有什么可说的呢?”庄恕说:“你练过自由搏击?”陈亦度笑笑:“皮毛而已,毕竟,我需要这个。”庄恕看着他:“不仅仅是健身?”


陈亦度咬下芦笋的一半,专心的嚼着,说:“一开始做生意的时候,需要巴结很多客户,应酬的时候难免喝酒,因为我的性别——你知道——很少见,他们总是想要借着酒意占我的便宜。有几次……真的很危险,所以我就不得不学着保护自己。”


他抬起头,因为他感觉到庄恕信息素的波动,这是很少见的,庄恕总是控制得极好,大多数情况下会让他忘记自己和一个Alpha在一起,因为丝毫没有压迫力。可是这时,他感觉到了庄恕信息素里的情绪。


庄恕的信息素是冷冷的,像深秋绵密的寒意,一层一层包裹起来,冰冷入骨。陈亦度惊讶的叫了一声:“庄恕?”庄恕眨了一下眼睛,收起信息素。“抱歉,”他沉声说,“我有点走神了。”


陈亦度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挺无聊的是吧,其实,我也觉得……”“不是。”庄恕突然打断了他,“我只是在想,为什么没有早点遇上你。”


陈亦度的笑僵在脸上,庄恕不会说情话,这句话也不是情话,他的表情极为严肃,一板一眼的就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陈亦度突然觉得一股热气涌上来,眼眶竟湿了。这么多年他一直独自奋斗,不需要别人的扶持更不屑于别人的扶持。可是这时候,他突然觉得,如果有一个人可以依靠,多好。



那天庄恕把陈亦度送回家,陈亦度没有急着下车。


“谭宗明把Nick接走了,”他说,“所以你要不要来喝一杯?”庄恕看他,他假意玩安全带,庄恕一笑:“其实是我告诉老谭启平出差的事的。”


陈亦度从来没有和Alpha交往过,他总是找Beta男人,因为他担心被标记,也因为他的性子不肯被压制。他喜欢庄恕,可是因为庄恕的刻意收敛,他总是下意识的觉得庄恕是个Beta,今天他才知道,庄恕虽不如谭宗明张扬,荷尔蒙的先天优势却是一点也不差的。


(没什么肉还是转微博,id“银狐74174”
地址: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54595734216829

评论

热度(521)

  1. 墨色琉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