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庄陈/洪季】奉子成婚(21)ABO

墨色琉璃:

(21)


陈亦度气鼓鼓的坐着,一条腿跷在另一条腿上,也不顾忌是不是弄皱了新赶制的礼服。


结婚典礼正在进行,他眼神不善的盯着台上的新人。谭宗明和赵启平的礼服都是他亲自设计的,赵启平那件剪裁的非常巧妙,既宽松又不失优雅,完全看不出他的身体状况。


司仪在喋喋不休,陈亦度愈发烦躁,手指笃笃笃的敲着桌面,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庄恕悄悄覆上他的手,冲他笑着摇摇头,低声说:“好歹是他们大喜的日子,别闹脾气。”


陈亦度哼一声,嘀咕道:“谁闹脾气了?还不是他们过分。”


陈亦度说的“过分”是指谭宗明和赵启平居然抢在他们之前结婚。陈亦度坚信如果不是庄恕提醒,谭宗明不可能这个时候想到求婚,但是他们太狡猾了,竟然半个月之内就举行了婚礼,硬生生的抢在自己前面。


“毕竟越拖赵启平的身体越不方便。”庄恕劝他,他不服:“那也有个先来后到,明明我们在先。”庄恕失笑:“这种事哪里会按先来后到?”陈亦度瞪他:“你倒是会替外人讲话。”庄恕见他真生气了,忙安慰说:“他们这么急着结婚,准备的势必仓促,一定没有我们周全。”陈亦度想想也对,这才和缓了脸色。


谭宗明严格控制了婚礼规模,除了必要的宾客一律不邀请,新闻记者全被挡在门外。陈亦度和庄恕这张桌子还有两个人坐,听说是警察。陈亦度扫了一眼,见是两个Alpha,都帅气逼人,心里嘀咕:“该不是赵启平当初招惹的祸害?——至少有一个是吧?”


赵启平当初招惹过的那个正在斜睨着另外一个,暗中生闷气。另一个抱着膀子坐着,看看台上的赵启平,再溜一眼身边的人,破大案的高智商脑子全用来琢磨两个人到底有没有旧情上了。


季白心里憋闷,他还没有搞定洪少秋这个低情商的蠢货,赵启平一见面就不露痕迹的嘲笑了他。可是他有什么办法?他还没向洪少秋坦白自己的性别,因为他担心洪少秋会觉得他欺骗了他。


对赵启平坦白很容易,因为只是普通朋友,反倒不去计较很多。洪少秋不行,因为有感情,才瞻前顾后,患得患失。可是这样一来,洪少秋就只可能把他当哥儿们吧。


不过,这哥儿们也怪,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跟了来,全然不顾季白的尴尬,赶也赶不走。


平心而论,谭大鳄的婚礼确实非常有派头,简洁不花哨,高雅大气,又特别照顾到赵启平的身体,使他不会太累。典礼上Nick这个小花童是个亮点,穿着正装的他可爱的不得了,典礼之后谭宗明和赵启平顾不上照顾他,就托给陈亦度。


陈亦度很喜欢Nick,尤其现在他长大了些,更懂事也更听话。Nick乖乖坐在椅子上晃荡着两条小腿,陈亦度把他喜欢的菜夹进他的盘子里,他自己就可以用勺子吃。


宴会已经开始,谭宗明和赵启平端着酒杯四处应酬,他们这边都是亲戚朋友,反倒不用特别招呼。陈亦度远远的看了谈笑风生的赵启平一眼,回头问Nick:“你要有小弟弟小妹妹了知道吗?”


Nick一边往嘴里扒拉着鱼肉一边点头,嘴里塞的鼓鼓囊囊,含含糊糊的说:“我想要个妹妹。”陈亦度笑:“为什么想要妹妹呀?”“妹妹漂亮。”Nick认真的说,“Nick喜欢漂亮的小妹妹。”


陈亦度笑着看看庄恕,这小子长的像赵启平,性格也像,赵启平就是个颜控。庄恕明白他的意思,挑了挑眉毛,心里却想:“谭宗明不也一样?”


陈亦度玩心大起,又问:“Nick,Daddy和爸爸吵架吗?”Nick摇头,陈亦度一脸看不成好戏的失望,没想到Nick接着说:“Daddy和爸爸不吵架,他们喜欢玩游戏,他们玩游戏不带Nick。”


庄恕一口酒喷出来,季白一脸尴尬,恨不得上来捂陈亦度的嘴,可是陈亦度却突然兴奋起来,探过身加大笑容问:“哦?什么游戏呀?”Nick毫无顾忌的说下去:“骑大马。——可是Daddy骑和我骑不一样,我骑爸爸背上,Daddy骑爸爸肚子上,而且Daddy还穿小兔子的衣服,我想要,Daddy不给我。”


庄恕拼命咳嗽,试图盖住Nick的声音,可是毫无用处,满座人都听了个清楚,季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洪少秋在座,他真心不想承认赵启平是他朋友。洪少秋心里正翻腾,他实在不能相信季白和这个动不动就兔子装的家伙同居那么久没出过事。


可是他又想:“季白为什么不能和他有一段?一个是Alpha,一个是Omega,自然的生理需求,人家谭老板都没说什么,我有什么资格质疑呢?”


洪少秋最近非常纠结,他对自己的智商一直很自信,直到他遇到了一件超出他智商范围的事——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弯的,因为他对同事季白产生了奇怪的应该归属于爱情的感情。


他虽然性格别扭些,但是从来不觉得自己会喜欢一个Alpha,他的理想型一直是Omega,Beta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可是现在他却对工作中和他配合默契,递个眼色就能互相理解,同生共死过的兄弟季白产生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念头。


比如他想跟他在一起,无论工作还是下班后,比如他想和他有身体接触,那次骨裂季白帮他活动身体就是极好的机会,再比如他对赵启平有着莫名其妙的嫉妒。


洪少秋觉得自己没救了,他不歧视同性恋,但是他一直坚信自己是个大写的直男,他会和一个仰慕他的温柔体贴美丽动人的Omega结婚生子。可是现在……当然季白非常好看,照顾他的时候也非常细心,可是结婚生子?如果他表白大概会被季白一个背摔摔倒在地然后被卸了两条胳膊或是一条腿。


季白浑身上下每一根肌肉线条似乎都在宣告他毋庸置疑的Alpha身份——不他并没有肖想季白的身体——好吧,只有一点点。不告白,他们至少还是好兄弟,告白了,季白大概会躲他躲得要多远有多远。


他越想越觉得沮丧,看着Nick如此可爱,想着自己和季白永远也不会有这样可爱的孩子,就郁闷得不行。


就在这时,谭宗明和赵启平走了过来。“怎么样,聊得好吗?”心情愉快的赵启平笑着招呼,随即觉得气氛不对,儿子正在津津有味的啃一根鸡翅,陈亦度对着他笑,笑容绝算不上善意,庄恕假装专心的看餐巾上的花纹,季白微仰着头也不看他们,脸上半青半红,洪少秋则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盯着Nick。


“这是怎么了?”赵启平低声问谭宗明,谭宗明老辣,举起酒杯说:“欢迎各位来捧场,谢谢大家了。”大家便起身举杯,每个人都一脸假笑。“百年好合百年好合。”各怀心事的人们敷衍的说着,然后喝下酒去。


回去的路上,庄恕开着车,不太赞同的说:“亦度,你不该那样让启平出丑。”


陈亦度一脸幸灾乐祸:“什么出丑,怎么就出丑了?谁叫他耍心机抢在我们前面?”庄恕叹口气:“都说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没什么我有什么。”陈亦度哼一声说,顿了一会儿,又笑,“他们两个果然是会玩的,还兔女郎装,想想赵启平顶着个兔耳朵我都笑死了。”


庄恕没有附和他,半晌,突然淡淡的低声说:“挺好的。”陈亦度的笑声戛然而止,他猛地扭过头来瞪着眼睛看庄恕:“你在想……”


“我没有想象他,”庄恕立刻打断他,然后狡猾的一笑,“我在想象你。”陈亦度的脸腾地红了,难以置信的叫:“老庄?”庄恕抓住他的左手,大拇指在他手心摩挲。


“有时候是可以变个花样。”他侧过头对着陈亦度一笑,陈亦度突然觉得后背发凉。


“庄恕!”他又羞又恼的叫起来,庄恕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PS:


是的我又写睡着了,所以赶到现在才发。下一章不是肉不是肉,可能会直接写到产子后或庄陈结婚后,然后收收尾就可以完结了。洪季可能还在误会着……

评论

热度(477)

  1. 墨色琉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