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庄陈】奉子成婚(14)本章结尾猝不及防,我也是临时决定,并不是要完结

墨色琉璃:

(14)


赵启平没有时间等同事们一起,第二天一早独自一人坐车回了上海。


他只有半天的时间,必须尽快找到解决办法。这是个星期天,他没有去谭宗明家,而是直接去找陈亦度。


虽然他是医生,但是公立医院不设立专门针对性别的内分泌科,国家有专门的卫生部门负责治疗性激素引发的各种病症。赵启平在同事那里得不到帮助,他想到陈亦度也是Omega,应该遇到过类似问题,也许储备了一些更有效的药剂。


他到陈亦度家时才只有十点钟,他带着钥匙,开门就进,然后就遇到刚从浴室出来只腰里系着一条浴巾的庄恕。


陈亦度听到赵启平的尖叫慌忙从卧室跑出来,正看到赵启平见了鬼似的看着庄恕,庄恕看似面无表情,其实耳朵尖都红了。陈亦度过来一把把庄恕推进自己卧室,砰的关上门,回身抱着肩膀看着赵启平,抬抬下巴问:“怎么着?”


赵启平瞪着眼张着嘴,用手指着卧室门:“庄恕?”陈亦度说:“嗯。”赵启平问:“睡了?”陈亦度说:“嗯。”赵启平瞪着眼睛说不出话,陈亦度不耐烦的说:“再瞪眼珠子都掉出来了。——我说你男人儿子都不在,还来我家干什么?”


赵启平气得哼一声:“重色轻友的家伙!我的行李都在你家,我就不能来?”陈亦度摊开手说:“昨天都让谭宗明拉走了,连Nick的纸尿裤都不剩,你还是赶紧去找他们一家团聚吧。毕竟以后老庄要住下,你在这里多有不便。”


赵启平气得眼前发黑,合着他们三个合伙把自己卖了。他说:“好好好,我算认清你的丑恶嘴脸了。”他转身要走,陈亦度喊了一声:“等一下。”他以为有转机,没想到陈亦度笑着把手一伸:“我家的钥匙你得留下来,我还得给老庄呢。”


赵启平气得七窍生烟,掏出钥匙丢给他,大步出去,哐当一声摔上门。庄恕从卧室里探头出来说:“亦度,这样不好吧。”陈亦度笑笑:“我这不是帮他们一把嘛。赵启平就是脸皮薄,疑心重,其实他哪里放得下谭大鳄。”


说完他走到庄恕面前,拈着钥匙在半空里晃晃:“要不要?”庄恕一把抓过,顺势把他搂进怀里亲上一口:“当然要。”


赵启平负气出来才发现自己无处可去,只能去找谭宗明,懊恼得不行。他开车到谭宗明家已经将近中午,管家把他接进客厅,说谭先生和小少爷正在花园玩,他这就去通报。


赵启平焦躁的踱来踱去,不多时听见笑声,谭宗明抱着Nick走进来,一见他就说:“回来了?饿了吧,一起吃饭吧。”赵启平站着不动,对着他摇摇头,冷着脸说:“先让Nick去吃饭,我有话对你说。”谭宗明看他脸色不正,担心起来,连忙把Nick交给管家带走,大步走过来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赵启平气恼的问:“谁让你把我的行李都拉来的?我答应了吗?”谭宗明赔笑说:“这不是陈亦度的主意嘛?他打算让老庄住下,咱们总不好打扰他们。”赵启平气道:“谁跟你咱们?好好好,他不让我住,我住酒店去,我的行李呢?我现在就带走!”


赵启平本不至于发这样的脾气,但他担心自己要发情,心烦意乱,口不择言。谭宗明皱了皱眉,他觉得赵启平的情绪不大对头,又走近了些,低声问:“启平,你没有不舒服吧?”


话音未落他就变了脸色,他已经闻到了赵启平身上不同寻常的气味,他太熟悉赵启平的气味,这是发情过后的气味。


赵启平刚刚经历了发情期?而且这气味和吃抑制剂后不同,难道,赵启平并没有用抑制剂而是……找了人?


谭宗明的表情骤然变得可怖,赵启平惊慌的后退了一步,谭宗明的信息素咆哮着扑向他,他浑身颤抖起来。


“谭宗明!”他警告式的叫了一声,谭宗明压制得他一动不能动,可是谭宗明仿佛变了一个人,赵启平说的话他似乎根本没听到,只沉着嗓子问:“你发情期到了?”赵启平昂着头说:“是又怎样?”谭宗明眨了一下眼,让赵启平无端想到蓄势待发准备扑向猎物的雄狮。“你是吃药还是……找了人?”他问。


赵启平正值发情之前情绪不稳定的时候,时间快要到了,他还一筹莫展,偏偏这个混蛋又一门心思的只知道吃醋。他冷笑一声:“找不找人要你管?别忘了,我们分手很久了。”


谭宗明的脸有一半在阴影里,赵启平突然发现他的眼里有红光一闪而逝,仿佛暴怒的野兽。谭宗明猛地上前,赵启平吓得拼命后退,绊在沙发上,扑通一声坐下。谭宗明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然后慢慢弯下腰。


赵启平知道自己触了谭宗明的逆鳞,别看平日里谭宗明对自己百般宠爱,任他吐槽奚落也乐呵呵不还嘴,但一旦触碰他的底线,瞬间暴跳如雷翻脸无情。


他的底线就是,赵启平是他的,任何人不得染指。


其实谭宗明一早设想过赵启平离开他这几年的事,生Nick前后不太可能和别人有什么,而后来,据陈亦度说,也没见赵启平和什么人交往。他大致可以确定,或者说他让自己相信赵启平在他之后没有找过人。


这一次,他无法自欺欺人。


他极度的嫉妒,愤怒,他以前从不如此,他向来认为交往本就是完全自由的,合得来也好,合不来一拍两散,分手之后更是各不相干。但是赵启平永远是个例外,是他的逆鳞,是他的底线。


他咬牙切齿的说:“你怎么能……”赵启平觉得喉咙发紧,喘不过气,谭宗明压制的太狠,毫不留情,他色厉内荏的吼道:“谭宗明我们分手了,我找谁与你无关!”


谭宗明笑了一声,赵启平心里一哆嗦,有一瞬间他几乎以为谭宗明要揍他。谭宗明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只是一想到自己带着儿子以为赵启平已经回心转意傻呵呵的等他回来时,赵启平正和别人在床上翻云覆雨就气得发狂。


“你怎么敢……”他逼近赵启平,赵启平把手撑在他的胸前试图推他,推不动。突然,赵启平打了个哆嗦,脸色顿时变了,谭宗明的头脑也立刻清醒起来。“这是怎么回事!”他惊讶的问——他闻到赵启平发情的气息。


赵启平用了浑身的力气猛地把他推开,起身就往里面跑,谭宗明愣了一下才追上去,赵启平跑进旁边的房间,砰的一声关上门。


谭宗明心急如焚的捶着门叫:“启平,启平!你怎么了?”赵启平靠着门喘气,咬着牙说:“我怎么了?我提前发情措手不及,本来找个人就算了,结果我他妈打了针挨到现在复发!”


谭宗明呆了呆,一股暖意瞬间涌了出来,他的气势骤然消退,低声下气的敲着门说:“启平,你怎么不早说。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你现在这个样子不行的,你开门让我照顾你。”


赵启平汗如泉涌,腿软得站不住,顺着门滑坐在地上,却还嘴硬:“滚滚滚,谁用你照顾。”谭宗明柔声细气的说:“启平,我知道打针会复发的更厉害,你选择打针就是心里有我,我也不是非要强迫你复合,你就当叫了个客房服务好不好?”


赵启平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居然还能被谭宗明气乐,他说:“客房服务?您什么身份,我可不敢。”谭宗明说:“启平,算我求你,行不?我发誓就是为了帮你,绝不会要求你复合,求求你把门打开。”


赵启平咬着嘴唇不作声,却突然闻到谭宗明的信息素气味,他哆嗦了一下,心里骂:“狡猾的混蛋!”他现在哪里抗拒得了一个纯正Alpha的信息素?更何况还是自己喜欢的人。


赵启平觉得自己快要崩溃,把心一横,去他妈的!跟谁睡不是睡?难道自己就得难受死?大不了事后跟他约法三章,睡这一次除了治病救人没有别的意义。


他艰难的往旁边让了让,虚弱的说了句:“门没锁。”


(转微博,id“银狐74174”
地址: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57701004002689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57701004002689)

评论

热度(614)

  1. 墨色琉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