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庄陈】奉子成婚(17)

墨色琉璃:

季三哥客串,洪季暗示(可以自己找找看哪里暗示了 →_→)


季白+赵启平水仙预警(不是真的)


(17)


赵启平查房出来,边走边给旁边的医生交代工作,干脆利落,严肃认真,半点没有平时嬉笑玩闹的样子。


大家领了任务,各自忙碌去了,赵启平想回办公室,却听有人叫:“启平?”他停下来回头望去,一个英俊的男人正试探的看着他,见他做出反应才咧嘴笑道:“果然是你。”赵启平惊讶的挑起眉叫:“季白?”然后上上下下的打量:“你怎么到上海来了?”


季白是霖市刑警队队长,上大学的时候警校和医学院毗邻,赵启平和季白合租过房子,有一段交情。毕业以后断断续续也有联系,赵启平知道季白做了刑警队队长,季白也知道赵启平在六院当了骨科主任医师。


季白笑道:“借调来和国安局合作办一个案子,有个同事受伤住院,我来看他。”赵启平说:“哦?哪一个?我得好好关照,你们可是功臣。”季白说:“21床,没大事,骨裂,没有骨折。”赵启平想了想,点点头:“记得了,我会多注意他的。”抬腕看看表说:“我下班了,怎么样,这么久不见,一起吃个饭吧?”


季白爽快的说:“好。”


赵启平给谭宗明发了条微信说遇见朋友不回家吃饭了,谭宗明立刻回过来电话,问他跟哪个朋友,又问去哪儿吃饭,什么时候回。赵启平嫌烦,直接按了电话。


季白在旁边看着,猜了个十之八九,赵启平换好衣服跟他一起出门的时候他才问:“结婚了?”赵启平知道他发现自己已经被标记,颇有点尴尬的说:“还没。”


谈起这件事赵启平就觉得不爽——谭宗明一直没有求婚。其实有时候赵启平也嫌弃自己,这也不成那也不成,忒难伺候。谭宗明早先提过结婚的事,那是他们刚见面他死活不答应复合的时候,后来谭宗明再也没提过。


赵启平总是一副婚姻是爱情的坟墓的姿态,动不动就在微博上点赞转发那些细数婚姻如何荼毒Omega的Omega人权帖子,搞的谭宗明不敢轻举妄动。他们现在感情刚刚回暖,赵启平虽然表现的温软可人,但也是随时可以炸毛的。谭宗明被他吓怕了,就怕自己逼得太紧他又跑了。


可是他不求婚,赵启平又不开心。被骄傲支撑着他还不好意思有所表示——可不是我赖着谭大鳄,该是谭大鳄赖着我——就只好暗中生闷气。季白何等聪明,看他的表情就知道有难言之处,于是转移话题问:“你的那位是做什么的?”


赵启平咳了一声:“做生意。”“哦,”季白开玩笑说,“我们正在查一个经济大案,希望不要和他有关。”赵启平还真是吓了一跳,连忙说:“他叫谭宗明,你们查的不是他吧?”季白眨了眨眼睛:“谭宗明?哪个谭宗明?”赵启平说:“还哪个,就晟煊那个。”


季白着实惊讶,站住了上下打量赵启平:“行啊你,谭宗明也没逃出你的手心?”赵启平撇嘴说:“什么话,是我没逃出他的手心。”季白说:“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总之今天我们吃点好的,谭老板的钱不花白不花。”


赵启平瞪起眼睛:“你还缺口吃的?你们家要什么没有?”季白耸肩:“再有钱也是我们自己的,别人的便宜能占还是要占的。”赵启平气得抬脚想踹,季白灵巧的躲开说:“别担心,吃不穷你。”


其实季白就是嘴毒,跟陈亦度一样,心肠热得很,坐下来喝上酒聊上天,念叨当年事,又提起这些年的经历,两个人热络的不得了。


赵启平谈起谭宗明,他怎么能不说呢,他不说季白也会问,何况酒一下肚他就管不住自己。他把自己和谭宗明的前尘往事叨叨个遍,季白听着,不好插嘴,可是心里憋不住笑。过去的事一分一毫都记得那样清楚,说不爱,骗谁呢?


赵启平也不是拒绝承认感情,就是埋怨,谭宗明管得宽啦,工作忙啦,讨人厌啦。可是季白越听越觉得味儿不对,这是抱怨呢还是虐狗呢?“真是祸害,”他想,“还是早早结婚的好。”


他故意逗赵启平,便说:“现在不是有洗除标记的手术吗?上海这边已经很成熟了,虽然贵了点,你也不缺钱,不如去做了得了,你也就能跟他一刀两断了。”


赵启平举起的酒杯停在半空,瞪着眼睛看他,他补充说:“反正谭宗明那么可恶,也没什么可惜的。”赵启平半晌没说话,把酒当水似的喝了半杯才说:“那技术……还不太稳妥……”季白多亏了那张天生一本正经的脸才没有笑崩。


赵启平的手机又响了,赵启平摸出来,看了看季白,季白说:“接去吧,人家惦记着呢。”他看着赵启平尴尬的咧咧嘴,到旁边去接电话,心里好笑。赵启平接电话的表情千变万化,一会儿不耐烦一会儿偷笑一会儿又低眉顺眼,季白对赵启平再了解不过,这模样肯定是被套牢了没跑儿,就是嘴硬,又不知犯了什么拗脾气。


赵启平收起手机走过来,季白早就低了头假装认真吃饭,赵启平咳了一声说:“孩子在家闹了,一会儿他来接我回去。”因为要喝酒,赵启平没开车,这会儿谭宗明来接也是理所当然。季白心说不就是不放心来查岗吗?我也看看谭大鳄是怎样人物。


他们刚吃完饭,谭宗明就又打电话来说到了门口,季白就跟着赵启平走出去。迎面一个人朝他们走来,季白一眼看过去,暗自点了点头,从容闲雅,颇有儒商气派。待看见他,谭宗明的表情却有微微的变化。


季白看起来是个Alpha,谭宗明看到自己的Omega十分亲密的和一个Alpha并肩走着,本能的戒备起来。季白敏感的发觉谭宗明信息素的变化,知道他对自己产生了敌意,不禁暗笑。


季白不是Alpha,这是只有亲近的朋友才知道的秘密。他热爱刑警这份职业,为此不惜放弃继承家业,可是他是个Omega,各方面的身体素质都处于劣势。


季白好强,又不服输,长年坚持不懈进行锻炼,季家又有足够的资金支持他进行药物辅助治疗,到后来,他的体能已经与普通的Alpha不相上下。做到刑警队长,也全靠自己本事,别人说不出半个不字。


只有一点,平时出任务,顶着Omega的身份多有不便,于是他用了国际最先进的Alpha伪装剂,喷上之后,能持续24小时散发Alpha信息素的气味。他除了休假在家,其余时间都会伪装成Alpha。


赵启平知道他的身份,谭宗明不知道,刚标记过的Alpha对自己的Omega有极强的独占欲,更何况谭宗明知道赵启平有多爱玩,他想到赵启平说这位是老朋友,便产生许多极不愉快的联想。


“季白,”季白自报家门,把手朝谭宗明伸过去,“你好,谭先生。”谭宗明握住他的手,点点头:“听启平说你们是老朋友了,以前承蒙季队长照顾。”不露声色的宣誓所有权,并顺手把赵启平拉到自己身后。


季白不太高兴,谭宗明嘴里说的客气,信息素却毫不掩饰的咄咄逼人起来。季白心想不要说我是个Omega,就算我是Alpha也不是非要看上别人的Omega吧?最讨厌这种总以为全世界都是自己情敌的家伙,你的宝贝在别人眼里可不是宝贝。


季白从来不是好惹的,表面看上去一脸正直,只要他愿意,开口呛死人是分分钟的事。他突然产生恶作剧的念头,于是用自己那张伟光正的脸一本正经的说:“哪里,合租房子的时候启平倒是很照顾我的生活。”赵启平也是有点醉了,迟钝的到现在还没有发现两个人之间微妙的剑拔弩张,就跟着季白说下去:“客气什么,你不也帮我很多忙?”


听在谭宗明耳朵里却像打个炸雷,一个Alpha,当年赵启平的合租对象?就赵启平那性子,他无法想象他们之间没出过事。他立刻变了脸色,季白瞥他一眼,故意轻描淡写的加了一句:“帮你是应该的,毕竟当初你追我那么久,我拒绝了你实在是于心不安。”


赵启平打了个哆嗦,酒立刻醒了,他惊恐的看着季白,心说你他妈喝醉了?怎么什么话都说?不知道老谭是个老醋坛子吗?可是已经晚了,谭宗明的信息素轰的一声,炸裂了一般,连季白都不得不后退几步。


“好大脾气。”季白心想,“看起来谭大鳄已经气昏了,这样是不是会连累到赵启平?”他终于良心发现的做出笑容说:“我走了,回头联系。”他赶在谭宗明发作之前脚底抹油溜了,谭宗明看向赵启平,赵启平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他还真追过季白,这件事回想起来他都想撞墙——太丢脸了。


那是刚合租房子的时候,他理所当然的以为季白是Alpha。赵启平从来都是个颜控,季白英俊干练,穿上警服帅得让人流口水,搬来之后突然之间好多赵启平的Omega同学都来巴结他,只为上门勾搭季白。


赵启平心想我近水楼台不先占一脚实在是暴殄天物,可是任凭他如何明示暗示季白都坐怀不乱,仿佛柳下惠转世。赵启平气坏了,向来只有别人追他,他从来没追过人,首战失利,实在是颜面尽失。


有一天碰上一个半大不小的节日,他和季白喝了点酒,他借着酒劲一拍桌子说季白你故意的吧,你不会不知道我的心思,你说我哪点配不上你?


季白目瞪口呆了半天,沉默很久才说,启平你对我真不错,我得跟你说实话,其实我是Omega。


赵启平当时酒就吓醒了。季白确实过意不去,就跟他详细解释半天,赵启平其实对季白并不是有多真的感情,就是看中他的脸想要勾搭,这时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季白笑笑拍拍他的肩说:“这事以后咱都不提,你就是我的好兄弟。”


没想到季白仗义了这么多年,今天还是把他卖了。


他惊恐的看着谭宗明,谭宗明淡淡一笑:“怪不得怎么都不回家非要跟人家吃饭,前任是吧?”“不是!”赵启平赶紧否认,谭宗明说:“哦,没正式交往不算前任,就单恋对象呗?这么多年了还没死心呢?”


赵启平不知道从哪儿开始解释,急的冒汗,谭宗明扭头就走,他连忙跟上。一路上谭宗明也不说话,赵启平不知道怎么开口,就这么沉默着回到家。Nick已经被保姆哄睡了,谭宗明示意赵启平回房间,等关上门,他就把信息素全放出来。


谭宗明的信息素平素压迫性就极强,何况又在标记之后,对赵启平的影响不言而喻。赵启平立刻就觉得全身发软,身体控制不住的湿润起来。“谭……”他扶着床滑坐在地上,又气又急,却连话也说不利索。


谭宗明俯下身抓住他的肩膀,咬牙切齿的说:“你就不能安分一点吗?”赵启平气得想揍他,可是身体的本能却恨不得缠上他直接坐在他的大腿上。“季白……”他瞪着谭宗明说,“是个Omega。”


谭宗明脸沉下来:“这话也太假了。”赵启平想推开他,却下意识的勾紧他的脖子:“他是刑警,工作需要,伪装,当初我误会了……”


谭宗明怀疑的审视他,然后问:“你现在呢?对他还有感情吗?”他的信息素收敛了一些,赵启平趴在他肩头就咬了一口。谭宗明疼的叫出声,赵启平恶狠狠的看着他,汗顺着鬓角往下流,裤子已经湿的一塌糊涂。


“你他大爷的能不能不废话,做不做,不做滚,把跳蛋给我拿来。”他说。


谭宗明扬起了眉:“找死呢吧你?”他抱着赵启平站起来,直接把他摔在床上。


PS:


不要太兴奋,后文很可能拉灯或是简单一写不走链接。

评论

热度(508)

  1. 墨色琉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