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ABO】奉子成婚(2)生子预警

墨色琉璃:

(2)


谭宗明和赵启平是庄恕牵的线,虽然每次回想起来庄恕都后悔得想抽自己俩大耳刮子。


庄恕是谭宗明的老同学,从美国回国之后偶然遇到,就一直断断续续的联系着。赵启平进修的时候和庄恕算是有几面之缘,虽然不同科室,到底比旁人亲近些。


有一次谭宗明举行一个酒会,邀了庄恕参加,他知道庄恕一直在给自己的各种研究项目拉赞助,这也算是给他个结交老总的机会。


打电话的时候正巧赵启平在旁边,随口问了一句,庄恕便说:“你不是也在为没钱治病的病人找施主吗?干脆跟我一起去,那些盆满钵满的金主们随手撒一把钱,就够救几条人命了。”


当天晚上,庄恕在酒会上找到谭宗明的时候,谭宗明正跟人讲话,看到他就走过来打招呼,庄恕说:“我带了同事一起来,你别介意。”谭宗明笑道:“不介意不介意。”庄恕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会错了意,忙解释说:“就是普通同事,他想找人资助他的几位病人。”


说罢就回头找赵启平,赵启平刚才还在身边,这会儿不知去了哪里。庄恕四下里找,一眼看见了,险些气歪了鼻子。就这么几分钟时间没看住,赵启平就和小包总包奕凡调上了情。


其实他真是冤枉了赵启平,赵启平是实心实意的找金主拉赞助。包奕凡从来都是一副恨不得在脸上贴上“财大气粗”四个字的模样,赵启平当然第一个选择了他。只不过赵启平工作之外,跟谁说话都像调情,只见他笑语盈盈眼波流转,包奕凡愣愣的看他,似乎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


庄恕强忍着一脚把赵启平踹出去的冲动过去拎着脖领子把他揪回来,顺便丟给包奕凡一个抱歉的微笑,心说:“小包总你别谢我,能让赵启平少祸害一个是一个吧。”


谭宗明啼笑皆非的看着庄恕拎过一个人,慢条斯理的喝上一口酒。庄恕脸色极难看,勉强对着谭宗明笑笑说:“这是我同事,骨科大夫赵启平。启平,这就是晟煊的总裁谭宗明谭总。”


谭宗明跟赵启平一对眼神,心里就咯噔一下子。“男性Omega。”谭宗明惊讶的想。男性Omega和女性Alpha一样极为罕见,赵启平对自己的性别优势非常了解,利用的淋漓尽致。


赵启平的眼睛非常漂亮,大而圆,灵动有神,让人想到某种机警伶俐的小动物。他的嘴唇很薄,唇色很淡,谭宗明一眼看过去就产生一种想要给他咬出点颜色的冲动。


其实赵启平五官轮廓很深,线条硬朗,完全不符合一般人对Omega的想象。但是他骨子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风情,一颦一笑脉脉含情,这种撩人而不自知的天真,最是动人。


他对着谭宗明一笑,眼睛里倒映着灯光魅影,流光溢彩。“谭总。”他恭敬的说,声音低沉而有磁性,谭宗明不露声色的做了一个隐蔽的吞咽动作。


“妖精!”他心里恶狠狠的想。


谭宗明绝不是个来者不拒的人,实际上他极为挑剔,凡庸入不得他的眼。可是赵启平不是凡庸,谭宗明第一眼就察觉到了——他是他的冤家,是他的克星。


赵启平在谭宗明暗沉的目光下暗暗的打了个哆嗦,其实他有点怵。谭宗明的名声无人不知,上海金融界的大鳄,他原本没胆子找谭宗明拉赞助,没想到庄恕竟跟谭宗明有交情,他想要开口,却被谭宗明的威势生生的吓了回去。


谭宗明是个不折不扣的Alpha,庄恕也是Alpha,不过要温和的多,虽然人冷淡了点,但赵启平在他身边从没觉得有压力。谭宗明不愧是风云人物,气场太强,赵启平简直觉得自己被他的信息素攫住,动弹不得。


他只好朝谭宗明笑笑:“都说谭总气度不凡,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谭宗明眉峰一挑,收敛了信息素,笑道:“听老庄说赵医生想资助病人?”赵启平说:“啊,是,有些病人家庭困难,医院有规章制度,又不能只靠我一个人,所以想看看有没有哪位老总想做点慈善。”


谭宗明点头说:“这是积德行善的好事,不如,我们谈谈?”


庄恕发现事情不对头已经来不及了,那两个人怎么谈着谈着谈到了床上,恐怕连他们自己都不是很清楚。


酒会还没有散,酒店顶层的房间里,赵启平骑在谭宗明身上,嘴里咬着谭宗明领带的一端,醉眼乜斜的笑。“谭总,”他拖长了声音说,“您打算布施多少?”


谭宗明眯缝着眼看他,赵启平浑身上下就穿了一件白衬衫,他把手伸进去,顺着赵启平的细腰往上摸。“那要看你的表现了。”他哑着喉咙说,“做一次一个病人。”赵启平就笑:“做一次一个病人?我倒没什么,就怕您不行。”


谭宗明只是勾了一下嘴角,信息素张牙舞爪的放出去,赵启平哼了一声就软了腰。谭宗明接住他翻身把他压在身下。


赵启平两只手臂松松的勾着他的脖子,微合着眼,半张着嘴,露出一点猩红的舌尖。谭宗明就狠狠的吻下去,赵启平咕哝了一句:“谭总,我手里可是有十个病人。”谭宗明啃咬着他的锁骨,含糊的说:“不急,来日方长。”


他们的日子果然还有很长,长到谭宗明以为会一直走下去的时候,赵启平突然出了国,人间蒸发。直到今天,他又像一个小妖精一样跳出来,然后不怕死的对他说:“我有别人了。”


谭宗明没有说话,似笑非笑的看着赵启平,赵启平脸色有点发白。他太了解谭宗明了,谭宗明要真是发怒,倒没什么大事,他要是不怒反笑,对方就真的是死定了。


“你有别人了?”谭宗明一字一句的反问,赵启平死硬着不肯改口:“是又怎样?”谭宗明点点头,突然揪起他的衣领嗤拉一声撕开,衬衣扣子噼里啪啦落了一地。


“谭宗明!”赵启平惊叫,下意识的去遮挡,谭宗明抓住他的手腕,抬起下巴朝他的肩膀点了点:“你还没有被标记,哪儿来的别人?”


赵启平又气又恼,满脸通红,冷笑道:“又不是非要标记不可,我跟你不也没标记?”


一句话戳到谭宗明心窝里,他的脸色一寒就朝赵启平俯下身,赵启平吓得惊叫一声,就听有人冷冷道:“老谭,别太过了,这里好歹是我的办公室,你想在这里标记启平吗?”


谭宗明停下来,慢慢的回身,庄恕站在门口,黑着脸。赵启平趁机挣脱出来,拢着衣服想跑到庄恕身后,却被谭宗明一把拉住。


“已经下班了,对吧,庄医生?”谭宗明半笑不笑说,“我带启平回家聊天,总可以吧?”


“我不去!”赵启平惊恐的叫,天晓得如果他和谭宗明单独待在一起,他会被谭宗明生吞活剥,骨头都剩不下。


“老谭,”庄恕加重了语气,“你需要冷静冷静,启平好容易回来,你想再把他吓跑吗?”谭宗明瞥他一眼,说:“好,那你问问他,他说他有了别人,是谁?”


庄恕万料不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也张口结舌,要是赵启平信口开河这可是作死,可要是真的,说不定要出人命。


他连问都不敢问赵启平,这小祖宗虽然平日里乖巧极了,在谭宗明面前却总是变着花样作死。两年不见,功力丝毫不减。


正在僵持不下,赵启平的手机突然响起来。赵启平也是吓傻了,只盼着有什么理由摆脱谭宗明,看也不看就接起电话说“喂”。屋子里太静,电话声音显得很大,只听一个稚嫩的童音喊:“Daddy。”

评论

热度(866)

  1. 墨色琉璃 转载了此文字